我為什麼蒙召作傳道人?

巫若飛弟兄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路九23)這節經文就字面看來,若要跟從耶穌,真的很辛苦,很大犧牲。當然在神學上、教會歷史上或在查考這章經文時會有另一種更深層的意義,但在筆者來看,我卻看見是一條佳美腳蹤的道路,我己經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拒絕為上帝工作。為上帝作工是如何佳美,茲再分述如下︰

(一)家庭的薰陶

筆者出身於一個牧師家庭,自出娘胎便已接受了嬰孩洗禮,父親為信義會靈安堂堂主任,由開荒佈道直至退休前都是這間堂會任職;母親則在筆者及弟妹已開始獨立上學時獻身攻讀神學,現任活道堂堂主任牧師;妹妹在三年前辭去社工一職,並將於今年神學畢業,奉獻作傳道。筆者自少與弟妹接受良好的宗教教育,父母除了直接教導外,他們以身作則對我更是作了一個好榜樣。在年少時,晚上總會有害怕鬼怪的時間,平常的會友如要尋找自己教會牧師尋求輔導或予以開解,雖然是常有的事,然而,我卻可以有牧師的父親在隔離的房間,隨傳隨到,並以牧師身份為我祝福,這並非每一個都能享受到這種福份的,由此可見,牧師的身份的珍貴已經不言而喻了。及後在成長中,當然會發現牧師的身份並非如此簡單,每天憂國憂民(上帝的國,上帝的子民),平常主日講道,主禮,負責婚喪和團契週目是正常的,但每當教會發生大事時,客廳的燈總是徹夜通明的;又或半夜家中電話一旦響起來,便知道父親需立即趕往醫院了。做這一切,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做個好牧人。所謂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一代大俠的身份就建立出來了,筆者在這環境下成長,內功根基已被父母打好了。既然上帝已安排了我在這環境薰陶下長大,為何不繼續學好真經神功,將福音繼續傳開,做個好牧人?       

(二)教會的需要

筆者自少在基督教香港信義會長大,經常在信義樓出入,父親那一輩的同工牧師雖不能說每一位都十分熟悉,但無論在街上或外地旅行時遇見,大家都總能叫出對方的名字並問候對方。不竟歲月催人,已有不少當年在倫敦大酒樓常見的師叔伯已經退休或將要退休,基督教香港信義會正直第二代與第三代的交接期,筆者作為第三代的其中一人,怎能袖手旁觀,豈不為上兩代辛苦打下的教會基礎而出一分力;怎能不為傳福音而背起十架,行走這佳美腳蹤?筆者雖不能說是位讀書人才,但在上帝的帶領下,已經接受過大學教育,亦已經有了不少社會上不同的工作經驗,既受蒙恩,怎能袖手旁觀,不作個好牧人?

(三)世人的需要

筆者在過去不少於六年的工作經驗裡,曾當過教導中學生的教育界,亦曾當過照顧老弱傷殘的社福界,但筆者在不同的工作岡位上,所能教導、所能照顧的,都只是人類在世上生活的事,當然這些教導及照顧對於他們來說也是十分有意義的,但在上帝的國度來說,那裡比得起傳福音更直接了當。與其費盡心思透過不同工作崗位將福音慢慢滲到對方上,何不直接幫助世人在身心靈上得救,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得享永生。隨著時代的改變,魔鬼已經不一定只是跟著羅馬政府的逼迫手段或土製一件假的偶像。此外,現代人對事物的對錯及價值觀已變得比過往更複雜,末世時代的人類對福音更為需要。既然世人對福音的需求這麼大,為何我不作個好牧人?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這句經文自少已聽過成千上萬遍,如今筆者已感受到多個不同的渠道知道這佳美腳蹤的召命,縱使自知能力有限,但同時也知道凡事依靠上帝,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我的心懷意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