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丶音樂與文化之關係-從信義宗的〈內羅比信念書〉談起

 

黎卓然弟兄

 

        教會中不乏對音樂充滿熱誠的弟兄姊妹,討論崇拜和音樂的使用是恰當與否,更可能談到面紅耳赤,嚴重的更可能引致教會分裂。事實上,這個討論涉及崇拜丶音樂與文化之間的複雜關係。世界信義宗聯會早於1996年發表〈內羅比宣言Nairobi Statement,內容正是討論崇拜和音樂與文化之間的關係。參與會議的學者內自五大州,探討三年,開了三次會議。第一次會議於1993年瑞士。第二次會議於1994年香港。第三次於1996年非洲肯雅內羅比。信念書總結崇拜丶音樂與文化的關係可分為四個維度。

 

1)    崇拜和音樂應是超文化的 (Worship As Transcultural)

上帝是超文化的主上帝。上帝不受人類文化所限制。崇拜和音樂要能表現到這些超文化的普性。例如三位一體的觀念就是超文化的。這些都是全球教會一同相信的普信仰,不會因民族的不同而改變

 

2)    崇拜和音樂應是本土化的(Worship As Contextual)

上帝是道成肉身進入文化的上帝。耶穌是猶太人,守猶太人的節期,過他們的生活,同時再詮釋猶太人的文化和信仰而成為基督教信仰基礎。例如耶穌的比喻用的都是當時猶太人熟悉的社會文化和事物去傳講。這些例子為教會使用本土化或本色化的崇拜禮儀丶音樂丶標誌提供基礎。道風山的中國式聖壇和蓮花十架就是本土化的結果。蓮花十架徴中國佛教與基督教的相遇。這是基督教對佛教的一種回應丶轉化或會通。教會崇拜和音樂也應該具備這種本土化的維度,特別針對香港現在獨有的情況。

 

3)    崇拜和音樂應是抗衡文化的(Worship As Counter-Cultural)

人類文化因罪而被扭曲,墮落。故此文化中會包含反基督的元素。我們要留意音樂中有沒有人的自我偶像化的傾向,因為有些音樂可能以關心社會或自我實現為包裝,內其實是宣揚人類中心主義。這些作為侍奉人員都是需要留意。同時我們要轉變文化中那些反基督的成份。

 

4)    崇拜和音樂應是跨文化的 (Worship As Cross-Cultural)

上帝是各民族的主。希望各地不同的人種及他們的文化都可進入的國。崇拜和音樂中應能反映出對於不同文化的接纳及使用。原因這有效加強教會合一的見證。對於一些有小數民族或各種不同膚色的教會群體這點極爲重要。

 

總結

在內羅比宣言的總結中,世界各地的信義宗學者和牧師們呼籲全球信義宗教會都應該致力將教會崇拜及音樂的努力連結上面四點。作為信義宗成員的我們,下次如果討論崇拜和音樂的問題,何不嘗試以上面四點作為基礎,再探索下去呢?

作者為本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