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敬悼的恩師──蕭克諧院長

巫玉揆牧師

  蕭克諧究竟是何許人也?信義會中人,理應認識,不過,筆者還想仔細些介紹一下︰

  蕭院長於一九二六年五月三日生於湖南省益陽縣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牧師,共有兄弟姐妹十四人。他中學畢業後,隨即在湖南益陽桃花崙信義中學任職,後轉任教會青年工作幹事。一九四八年入讀信義神學院受造就,同年十二月一日隨神學院師生抵港,五二年獲取神學士後,即任信義宗聯合文字部編輯。一九五四年往美國深造,五六年再獲美國奧斯堡學院文學士,五八年在紐約神學院獲宗教教育碩士。五九年十月十一日汪郁卿女士結婚,育有三名子女。

  蕭院長一九五八年返港後,曾擔任信義宗文字部宗教教育處主任、編譯主任、信義神學院講師。一九六五年再度赴美深造,七零年獲紐約大學哲學博士學位,隨即返港受聘於信義神學院任講師,教授宗教教育,翌年七月一日擔任院長之職,直到一九九四年一月一日退休為止。蕭院長亦於一九七一年四月廿五日在信義會真理堂受封牧師職,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主懷安息,享年77歲。

  筆者寫完上述簡介,或許你會問,在過去的六十年,芸芸數百教牧之中,你為何偏偏要寫他的敬悼文章呢?我想最少有如下三點理由催促我撰文敬悼這一位先賢長輩。

一.      他既是我的恩師,又像我的慈父

  俗語有云︰「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者受業解惑,是教育之恩,父者乃血緣關係,有養育之恩,是人生不可或缺的教養需要,人若要成長和成才,接受恩師與慈父兩者的灌溉是必須兼備的。

  蕭院長在信義神學院教授我的科目,主要是宗教教育科目,而他教授的內容,可謂大綱清晰,條理分明,很容易使我深明基督教教育的理念和內容,而我也學曉不少教學的方法,這對我日後在教會的牧養和教導大有幫助。此外,在學院的生活堙A最使我難以忘記的,就是他慈祥的笑容,以及在他家中涮羊肉,食餃子,至今娓娓道來還津津有味,欲想再重聚像一個大家庭談笑打邊爐。

  我又記得二零零零的夏天,我有幸獲取進修假到西雅圖拜訪他,並在他家中住宿,蒙他夫婦兩人就像父母對待自己兒女一樣的慈愛照顧。某日黃昏,在落日的美景中,我倆在海邊漫步閒談,好像黑藍瑪父子一樣,使我感到十分溫馨;離別時,他又為我購買火車票,依依不捨地在車站送我上火車往溫哥華,他雖然已主懷安息十年有餘,我還是十分敬悼和想念他的。

二.   他既是信義神學院的承先者,又是信神的創建者

  從他的生平中,我們得悉蕭院長於一九五八年開始投身於神學教育事業中,其後有五年再往美國攻讀博士之外,一生都貢獻於神學教育事工。我的著作“吳明節的生平、事奉及神學思想之形成”,筆者曾提及一九六八年九月信義神學院與聖經學院合併,神學院便進入了一段艱難時期(參頁42),而蕭院長就是在這一段時刻接任信義神學院第八任院長,亦為該院第一位華人院長。不過,他接任後,不單要面對學院的經濟問題、生源的問題,學生的素質問題,還要面對本會同工的信任問題等,惟幸獲得本會吳明節監督及董事會的信任和大力支持,再經過他默默耕耘,鍥而不捨的努力之後,信義神學院就像沉睡的獅子漸漸甦醒起來,學院的業務不單蒸蒸日上,更在一九七七年七月一日聯合了本宗的崇真、禮賢兩會,正式宣告辦理信義宗神學院,這實在不是三言兩語可述說的簡單事情。

  一九八一年三月十三日的清晨,蕭院長在靈修中讀了賽43:18-21,確信上帝要為神學院作一件新事,「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即成為興建新校園之異象,終於在一九九二年底完成美夢,建築了一間滿有本色化、美輪美奐,以及四週環境又十分清幽的校舍,並於一九九三年二月一日開學,正式運作。然而,更重要的,神學院無論在經濟、教授、及學生方面都大有增長,步入了一個穩建時期,故他可稱為本會神學教育的承先啟後者。

三.   他既在普世教會作出貢獻,又是文字事工的貢獻者之一

  蕭院長在美完成學業返港後,除擔任信義神學院院長一職之外,更積極投身本會事奉,據資料顯示,他曾於一九七零年五月十日代表本會參加世界信義宗聯會在法國艾維安舉行之第五屆大會,被選為世信聯會教會合作部委員;一九七四至一九七六年代表本會被選為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會長,是本會第一位當選協進會會長之職;一九七七年六月,他又再代表本會參加在坦桑尼亞召開世界信義宗聯會第六屆大會,並當選為執委及副會長一職,他也是第一位當選副會長職位之中國人。此外,蕭院長還擔任過東南亞教育協會主席(1977-1981年)、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名譽董事,以及香港聖經公會董事等職。

  眾所周知,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為普世組織,成員教會包括香港信義會、聖公會、中華基督教教會、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崇真會等主流宗派,同時也有一些獨立教會及一些在港舉足輕重的服務機構;而世界信義宗聯會更有144個教會組織,教友人數七千二百萬人,在如此龐大的普世教會任職殊不簡單。此外,一九八二年三月十五日,太平洋信義大學校長李威廉來港,特別頒發傑出服務獎予蕭院長,由此可見,他對普世教會確實作了不少巨大貢獻,而這些貢獻也是我們有目共睹的。

  作為一位神學工作者,著書立說也是很重要的,故蕭院長在教學之餘,除了翻譯、編著,以及寫了不少散篇文章之外,也出版或寫了一些重要著作,早期的著作有︰(1.) 美國教會史略(教會歷史附編,1955年);(2.) 耶穌生平下冊(與蕭汪郁卿合著,1960年);(3.) 主編佳音主日學課程(1961年)。後期的著作︰(1.) 基督教宗教教育概論(道聲,1986年);(2.) 認識信義宗教會(道聲,1997年);(3.) 基督教宗教教育手冊(道聲,2002年);(4.) 耶穌生平講章集(2005年);(6.) 中文神學教育簡史(2006年)。他雖算不上一位多產的作家,但對文字的貢獻仍是不可忽略的,筆者認為他在文壇上也應該佔有一席地位。

結語

  蕭院長既是我的恩師,又像我的慈父;他既是信義神學院的承先者,又是信神的創建者;他更在普世教會作出貢獻,又是文字事工的貢獻者之一,而且又是本會創建的功臣之一,故際茲本會六十周年紀念,對於這樣一位前輩先賢,筆者又豈能不撰文敬掉和懷念這一位恩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