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耶和華

蘇愛平牧師

 

       

屈指一算,我出任靈安堂堂主任已一年多了,回想起這一年,我深深體會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地,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1271。這是出自所羅門王所寫的上行之詩共有5節。基於篇幅,只摘錄第一節:

1271所羅門上行之詩。)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

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所謂上行詩,就是以色列人每年三次從各地來朝見神,在上耶路撒冷上帝居所的錫安山時,他們向上走,一面走一面唱這些歌。雖然各人唱的也許有所不同,但是他們有一個相同的,就是「向上走」要去朝見神,這個時候,他們不談經濟,不談教育,不談戰爭,不談政治,他們的心只向著錫安,向著上帝,他們這是向上而去的。的確,向上走朝見神實是你和我在信仰與事奉的標竿。

        當了解上行詩的背景後,我們得需明白這詩的要旨,這詩重要的信息是提醒信徒一切成就從上帝而有,一切榮耀全歸耶和華生命的轉化,以色列的復興來自耶和華,而詩1271就將這信息發揮得淋漓盡致。作者強調人怎麼看守都沒有用,這建造是神的建造,出於神的,神會看守的,也能守住。這可以說是耶和華我作堂主任最大的鼓勵與安慰,也是耶和華給靈安堂一個很重要的屬靈功課 - 建殿與守殿的核心人物是耶和華。

中國人說「創業難,守業更難」,靈安堂正式進入另一個新的里程了,特別在教牧人事上有了新的組合,這組合已由下一代接捧了。而我就擔上了堂主任一職。的確,靈安堂堂主任這稱呼或稱謂,也為我的事奉生涯寫下了新的一頁,從那一天開始,我就帶著那份從上帝而來的屬靈勇氣,臨危受命擔上了這差使,召命和職事了。

        當我重新再思量,計劃和推動教會事工,我卻舉棋不定,因我需要先檢視,模索,認識,定位和適應這崗位 堂主任,我在沉思這崗位的職責是負責堂內與堂外的事務嗎?如:安排清洗冷氣機和地顫,找人更換消防滅火器,購買火險,定期檢查教會維修項目,處理鎖門及借堂教會賬項等等一些鎖碎的行政事宜。還有我愛不釋手牧養事宜,包括:講道,編排講員,推動計劃,牧養培育教導,探訪,主持婚禮,裝備信徒,督導同工,協助各單位/部門,評估教會,簽署一切由堂主任具名之文件,查審在堂會張貼或派發之文件及刊物…等等。這崗位的職權被賦予最高的決策,她/他像人大錘定音,這崗位的職責是被問責的嗎?真是這樣嗎?我是沒有否定與推卻這事務,我仍在努力學習和適應。在這裡,我感謝與我同行的同工與長執們,他們極樂意為我排難解紛,守望分工和禱告承擔。

        過去一年中,我選了先守業,在守業中,我親身經驗了,看見了和見證了「若不是」耶和華的幫助,我早已沮喪和失望了。因我再不為崇拜數字忐忑不安。從前的我是極著重崇拜的數字。因為一個可觀的數字像告訴人,我的能力,才幹是勝任有餘的,一個肯定的數字像徵這房屋這聖殿這教會十分興旺,而建造的人真是功不可沒。但這一年我卻如夢初醒了。我被耶和華的道撫平了,非親自教導我「加倍努力」並不是答案,這樣反而會成為勞力的「奴隸」。

        今日,當我再看到崇拜數字的升與降,這只會催迫我更貼近關心,牧養和聆聽肢體的訴求。還有,我再不為舉辦事工而窮追猛打了,從前的我,我總期盼著活動吸引人,服務人,尋找人,這是無可厚非的。但在我守業中,我已不再為這活動的成敗得失而自責了。因我看到建殿的人,他們都是各按各職,發揮恩賜,建立基督的身體。除此之外,我看到建殿的人,藉舉辦活動也享受團契生活,彼此相交,分享成果和與人交往時顯出那份真誠與愛。這就是教會辦活動最大的收獲。今日,若有人問我守業要持續多久呢?我就二話不說,創業與守業是並肩而行的,我從沒有鬆懈。

        靈安堂將要踏入第二五年了,其實,她已整裝待發向鄰舍傳福音了,這樣,靈安堂的康樂佈道就能發揮所長,而這佈道模式已滲入會友的心坎中。

 

        靈安堂的未來,就是在基督,活在你心和行在道上。

作者為本堂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