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恩與安息

許笑云牧師

 

前言

「安息」一詞可說是基督教其中一個較獨特和常用的詞彙。一般來說,大家都聯想到「主懷安息」或是「安息日」,即與人的死亡和守主日崇拜相關聯。眾所周知,「安息日」是源自希伯來人持守十誡裡第四誡的吩咐,他們自摩西時代,直至今日都持守著安息日;與此同時,基督教也同樣採用「安息」這個詞彙來表達我們的信仰,甚至將安息等同救恩。筆者相信內裡有其關聯之處,其含意相當豐富。現用希伯來書三章1節到四章13節來闡釋「安息」一詞在信仰裡的含意。

希伯來書三章1節到四章13節,作者引用了舊約三次,特別提到「安息」的內容,主要是用來論證耶穌基督是具體實踐上帝原本想達到的「安息」境界。茲將其意義分述如下:

創世的安息

希伯來書四章3- 4節指出:「其實造物之工,從創世以來已經成全了。論到第七日,有一處說:『到第七日,上帝就歇了他一切的工。』」此外,希伯來書四章10節亦記載:「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上帝歇了他的工一樣。」

從以上兩段經文來看,希伯來書的作者是引導讀者回想創世時,上帝親口所提出的第七日要安息。然而,上帝為何要人類在第七日安息呢?希伯來書的作者提出兩個原因,第一就是上帝已完成了造物之工,第二祂要歇了一切的工。

希伯來人對創造其中之一的理解是「從亂到序」。此外,創世記一章多次記載上帝對自己所造之物的評價「上帝看著是好的」(參:創一4,10,21),這就顯示出上帝享受創造秩序與美善的過程。從創世記第一和第二章所記載的內容,我們不難推敲出上帝創造的目的有其中以下兩點:(1.)祂不單要萬物存在於「秩序」中;(2.)亦要處於「和諧」裡,而伊甸園就蘊含著以上的元素,即人與神、人與人、人與動植物、人與大地的和諧,這諸種關係都存在著希伯來人常說的「Shalom」一詞之中。換言之,「秩序」與「和諧」在上帝眼中都視為「好」的。

希伯來書的作者更認為,上帝對世界「從亂到序」的創造過程自太初開始,一直到今,都從未止息。這點可用希伯來書一章3節「他繼續以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來互證。上帝不單繼續讓天際星辰運行,讓大自然循環不息,更讓主耶穌基督的權能來托住萬有。

出埃及的安息

希伯來書的作者引用詩篇95篇的內容來支持另一個「安息」的意義,就是上帝賜以色列人「應許之地」。希伯來書三章7-1115-18節的內容是描述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使他們從為奴之家釋放出來,到達上帝所應許賜予的流奶與蜜之地,即迦南,其目的是要以色列民在那裡敬拜上帝。可惜以色列人在曠野試探上帝,惹上帝發怒 (參:出十七1-7;民二十1-13),因此,摩西與從埃及出來的眾人都因「不信」(參:民十四20-2328-30) 而不能進入迦南。不過,我們若仔細翻查,這是兩件事情,經文裡都沒有提及「安息」的字眼。

這樣希伯來書的作者為何稱「應許之地」為安息呢?筆者相信他是參考了申命記十二章9節「因為你們還沒有到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安息地,所給你的產業。」以及詩篇95篇;105篇;106篇,這些內容好像是詩人對於祖先出埃及事件的評論和小結。特別是詩篇九十五篇11節裡提到「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這裡詩人已把「應許之地」或上帝所賜的「產業」等同「安息」了。由此看來,希伯來書三章11節與希伯來書四章8節的「安息」是指迦南。以色列人在埃及是為奴的,是受轄制的,而上帝應許他們得拯救,被釋放,以及能到迦南(應許之地)敬拜上帝,與上帝一同享「安息」。

十誡的安息

在摩西五經裡,出現兩次十誡完整的版本,就是出埃及記二十章8-11節和申命記五章12-15節。若我們稍作比較這兩條有關守安息日條例的經文,出埃及記的版本是強調上帝要人守安息日,是因為上帝在六日的創造後,就在第七日休息,人也要如此。而申命記的版本強調上帝要人守安息日,是因為上帝是賜安息的神,當希伯來百姓在埃及為奴之際,上帝就釋放他們,讓他們離開埃及,進入安息 (迦南)。這兩個版本表面有點不同,但精神一致,因為上帝創造世界,本意就是要人得享安舒,進入安息,而救恩的目的,亦是要人重歸安息。所以,摩西的律法,其實就是透過律法的條文和精神要人承擔「創造」的責任,要百姓回歸創造的原旨。

希伯來書四章8-9節記載,「若是約書亞已叫他們享了安息,後來上帝就不再提別的日子了。這樣看來,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上帝的子民存留。」作者在此提到,那真正帶領百姓進入迦南,使百姓得享安息的是約書亞。約書亞(Joshua)這個名字亦正是耶穌(Jesus)的希伯來文寫法,兩者皆為救主之意。若我們從預表的角度去看,摩西代表律法,而律法雖有從亂到序的功能,但並不能使人得救 (參羅二至四章) 或使人進入安息;而約書亞則代表救恩,惟有救恩才使人進入安息。

耶穌基督的安息

希伯來書的作者用四2和四6的「福音」來連貫著新舊約的信息,前者是耶穌基督的福音,而後者則是指以色列民進入迦南的盼望。此外,希伯來書三章19節提到我們要憑「信」才能進入「安息」,希伯來書三章14節又說「我們若將起初確實的信心堅持到底,就在基督裡有分了。」若再加上希伯來書四章19-11節提到舊約有關「安息」的應許未有停止,上帝才把這「福音」延伸至現在。因此,我們可以論證出,作者是要表達出人類真正得到安息,一定是要靠主耶穌。

其實耶穌曾多次用舊約的概念來表達自己的身份和能力,而希伯來書作者詮釋救恩的觀念,亦來自耶穌自己的言論。例如:馬太福音十一章25-30節「那時,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在希伯來人的歷史宗教文化裡,耶穌基督所講的勞苦重擔,很容易使他們想起其祖先在埃及為奴時,被轄制時的境況。至於你們當負我的軛,這「軛」在猶太人的意思是律法的軛,表達對律法的順服。本來,上帝賜下律法的本意是叫人過有秩序的生活,即是過敬拜主的生活。但他們的宗教領袖不斷加上條例,使人喘不過氣。因此,耶穌基督在此宣告:祂就是人類最終安息之處,而且是得著安息的唯一途徑。

總結

「安息」一詞,在耶穌基督降生之時代,並非一個全新概念。事實上,這觀念可追溯到宇宙的創造時期,而且上帝是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享受到的。但人犯罪之後,因而無法完全享受得到安息。不過,上帝並沒有就此放棄我們,在祂整個拯救計劃中,上帝揀選希伯來人成為選民,並在民族的歷史進程裡,上帝透過迦南這應許之地,也就是上帝應許這些為奴者會被釋放而去敬拜祂;而律法則為人安排成有秩序的生活方式,這兩者都是上帝賜給人類在罪中稍能享受安息的方法。

上帝致力拯救世人,用盡各式各樣的方式使人得享「安息」,這都是我們所知道的。但希伯來書的作者則從希伯來人的歷史裡澄清了當時宗教領袖對救恩的誤解,帶領他們回到耶穌基督的救恩裡,因為,耶穌基督就是完成上帝所賜給人類安息的救主。在希伯來書四章3節「我的安息」這引句和「造物之工」的註解,其實是息息相關的。總結而言,信徒們現在藉著耶穌基督所進入的安息,正是上帝在創世工作完成之後,歇了祂的工作進入的那種安息;也就是說,安息的概念是完工。因此,我們每位信而受洗的基督徒都已得享安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