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佈道的果子:以利沙團契──巫牧師榮休的致謝詞

吳桂生

           我十分榮幸有機會代表以利沙團契,向榮休的巫牧師說幾句感謝的話。

 

           以利沙是信義會靈安堂歷史最悠久的團契,團友由當年的中小學生,逐漸變成了中小學生的父母,在團契中,我們經過了人生至今最精采的階段,而在我們的成長路上,陪伴我們的,就是一直擔當導師的巫玉牧師。

 

           以利沙團契由牧師創立,也算得上是牧師主張的「康樂佈道」其中一個果子。以利沙的確是一個相當「康樂」的團契,每年會有約四分屬康樂(現在回想,這不是代表專題、查經、分享等的四分之三嗎?)即使在康樂以外的週目,聚會時也不會一板一眼,甚至有時會離題萬丈(如今想來,這不就是啟發思維的過程嗎?),以至自由進出甚至進食(在生養眾多下,這不是能夠參與聚會而有效照顧子女的辦法之嗎?)但是牧師從不介意(或者其實是介意的,但是我們沒有理會而已),總能毋忘初衷,在周會中帶出核心訊息,使我們的靈命及人生閱歷,能夠一點一滴的累積。

          

           牧師是團契的靈魂人物一點也不過份,他不單是我們這群羊的牧者,也是我們生活上的導師,37年以來,他除了教授我們上帝的聖道、福音的傳揚,還有給我們學習上的鼓勵,工作方面的意見,以及待人接物,甚至是教會行政等方面的理論與實踐,都有助團友發掘潛力,各展所長,在教會或是職場、以至在家庭中,都能夠發揮積極的一面,甚至獨當一面的也為數不少。

          

           以利沙團契曾經有過每次目出席人數達到數十人的年代,也經歷過負責人(導師)比團友人數更多的時間,但無論是人多人少、得時不得時,牧師都會以基督為本、力求助我們發展多元智能,且會堅持為團契的發展尋找空間,他這種為福音、為團契無私的付出,的確是這個維持了37年團契的中流砥柱。

牧師常說以利沙是其「嫡系」,這句話讓以利沙的團友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自然是有一位香港信義會內幾近最資深的牧者一直帶領,令我們獲益良多;憂的是,這個「」字,對我們團友而言,或多或少都會帶來要有好榜樣的壓力──這些「嫡系」若有甚麼不好的表現(而這正是我個人來說常常出現的),豈不影響了人們對牧師的印象?

          

           牧師於201510月榮休了,儘管正如他自己所說,當跑的路已經跑盡了,但是,對我們這些他的主內子女而言,相信未必會放過他,日後我們總會有一些問題需要求問之時,我深知,牧師仍然會以過去37年一貫的牧者之心,為我們出謀獻策解盡困憂

          

           在此,我謹代表以利沙團契的歷代團友,向牧師致以最大的敬意,亦代表他們祝福牧師在退休後身體健康、旅途平安、生活愉快,日後有時間就請多與我們聚會,以及弄孫為樂。

──本文改自巫牧師榮休晚宴以利沙團契致謝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