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有感

陳韻珊姊妹

  突破!正好形容我入讀神學第二年一個最貼切的詞彙。過往很多時候,某些事工是我不能作的,所以我利用女性的特權或藉口去避開不用去作,但今年卻一一雙倍補償出來。

  首先,在學院生活方面,由於想在三年半時間完成神學學士課程,故此,我相比其他同學在每個學期多修一科,在時間上必須好好緊握,一向只會定定坐下看電視的我,現今卻定定的坐下來看書了,以趕上學習的進度。我一向對政治不聞不問的,卻因課程的關係去作大量分析。同時也擔任學院宿舍舍長,經常要應付突然而來的事,尤其是今年剛巧遇上SARS,為確保住宿同學的健康,因而作出了不少應變措施。

  其次,在個人靜態方面,我想大家都不相信,我最怕是帶領唱詩,除了經典的詩歌之外,其他詩歌可以說是一竅不通,俗些說是詩歌白痴,同學們常常取笑我,當然我也取笑自己,因此我很努力去聽去唱很多詩歌。雖然今年我領詩的機會很多,但都能處理得好,故此大家都不知我的問題。另外,我最怕是個人見證,甚至有人誠邀我去投稿,寫出我想作宣教工作的心志,但我沒有甚麼重大的經歷,只是在很平靜下去領略主耶穌的帶領,要我作這些事,對我來說真是傷腦筋,雖然文章最終沒有刊登出來,不過,對我來說也很感謝主讓我能夠寫出心聲來。

  最後,教會實習期間,突破更推至高潮。在靜態方面,牧師能夠讓我有機會在聖壇講道和施聖餐,對我來說是很感恩的。過去基於母會的教義,女性是不能在聖壇講道及施聖餐,故此我很珍惜這些機會,每當我講道完畢後,總會問弟兄姊妹的意見,因這是很難得的事奉工作。

  在動態方面,也基於我曾作過半個基督少年軍導師,參與過一些戶外活動,同時,亦鑒於有男導師帶領,故此我經常利用女性的特權或身體不適(事實上身體較為虛弱)去避開一些戶外的活動或劇烈活動,如露營、遠足、行山等。但在教會實習期間,我又怎能說「不」?當然我知道要珍惜與團友之間的關係,故此,我怎樣不適也盡量要與他們一起,尤其是保羅團契(由於我主力重點是保羅團),雖然他們給人的印象好像很反叛,還記得當我第一次參加靈安堂的崇拜時,故意坐在他們身邊(當時他們不知道我是他們的導師),他們一個一個都睡到像豬頭的樣子,不過他們也有細心及關心他人的一面,這一面也是令我有不捨得的感覺!

  而最大突破是要參加航海營,我是十分驚水之人,因年少時曾經遇溺,游泳是我怕得要死的,不過上帝有這樣的安排,我只有相信祂的帶領!

  大家有沒有發現我以上述所說的,只有一句話來形容「文武全不能」。但!上帝卻願意使用我這個「文武全不能」的人。各位弟兄姊妹,上帝不是只使用滿有智慧有能力的人,同樣地,一個不顯眼的人,祂也會好好的去訓練,去使用他們,主沒有放棄我們的理由,因此我們大家都可以作上帝的用人了。

  九月正好踏入第三年的神學生活,我要到新的實習工場,就是宣道會大澳堂,雖然地點較為偏遠,但我日後將以宣教作為事奉的工作,卻是一個很最重要及最好不過的實習工場。不論怎樣,希望大家繼續努力,彼此相愛、彼此代禱!

  願主常與你同在!賜你們平安!

作者為本堂前神學實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