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航海營之前(後)

陳錦權

寫這篇文章的意念,是早在上一次航海營之後就出現,很想分享自己在幾次乘風航中的體驗及觀察,題目亦定了是「寫於航海營之後」。但上次航海營之後由於公私兩忙,一拖就拖到今年的航海營,所以唯有將題目變為「寫在航海營之前」。

在乘風航上經常有一個任務,就是跳海。無論是在船面甲板,又或是「馬騮架」上,或者是在頂層甲板上。第一次參加航海營的青少年人,在面對跳海時,會出現有這三種類型。

第一類型的青少年的心口有個「怕」字。無論跳台是多高,他們都會不斷地猶疑、掙扎。由第一日在最低層的甲板上就不斷叫驚,上到頂層甲板,可以會在跳台掙扎十五到二十分鐘,在跳台邊進進出出。無論有那麼多人的鼓勵,又或是有真人示範表演,又或是海面上有眾多的救生員,他們都不敢跳下。

另一類型的青少年心口有個「勇」字。教練未解釋清楚,或者是未聽清楚教練的指示,就奮勇直前,身先士卒。但最後是所有動作都在空中「散」咗,做成「心口碎大海」,「大字型入水」等慘烈現象。

第三類型的青少年是心口有個「逃」字,這些青少年由開始上船到落船都在沒精打釆。初初是不投入,繼而聽到船長的訓練程序後,就會出現頭暈、頭痛、唔舒服、呢度唔妥、果度唔妥、呢度痛、果度痛的現象,不肯落水。如果你有機會接觸到這一類青少年的父母,你就會知道這些青少年一向是活潑好動。如果這次不是航海訓練而是一次船河,他們在水中的時間會多過在船上的時間。

這三類人看似不同,甚至是南轅北轍,但他們有很多共通之處。(他們各類型的獨特之處,留待下次有機會再與大家分享。)心口有個「怕」字及心口有個「勇」字的相似之處是他們均是受情緒感覺所支配的人。支配第一類型的是一種恐懼情緒。雖然從各方面得到支持和鼓勵,並確知若跟從指示,他們有極大機會不會出事,但這些頭腦上的認知無法蓋過那種不知從何而來的恐懼情緒,最後是裹足不前。

第二類型的「勇」字派,他們之所以能「勇」,是因他們受到活動的刺激性所影響,這種刺激會概過他們對活動危險性的認知,以致他們會不理後果而勇往直前,之所以說他們與第一類型相似是他們兩者都不是以大腦認知去控制他們的情緒,同樣地他們是憑情緒反應去決定行為。

第三類型的「逃」字派之所以「逃」,一個主要原因是他們許多都不是想參與,而是被他人所「壓迫」而參與的。可能是出於對活動的憎惡,或是對活動可能令自己出醜的恐懼,他們會錯過可以因活動所帶來給他們自信心及自我肯定的操練。

這三類型的青少年,其實和一般的青少年人一樣,他們都未能、不懂、亦不習慣以認知來控制他們的情緒。在人的成長過程當中,這階段是必然的。他們仍需要很多時間,才能夠做到用以自己的認知能力,去決定自己的行為。我們不要怪責他們,或者是取笑他們,我們要自問,很多時成年人亦未必可以做到。

航海營有一個好處,是可以讓青少年人透過這一類型的歷奇活動,學習到如何可以認識自己,以認知來控制自己的情緒。如果我們的航海營能夠在每一個活動環節之後的解讀(debriefing)過程中,讓參與者有更多在這方面對自己有認識,繼而學習怎樣將這種經歷轉化在他們的生活中,用面對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的困難與挑戰,這個對青少年的成長會有莫大的裨益。

作者為本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