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牧實習之體驗

許笑云姊妹

 

筆者在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院牧部實習,轉瞬間已將近一年了。回顧整年在醫院的學習過程中,筆者經歷過恐懼、懷疑、哀傷、記掛、無奈、刺激、喜悅、滿足、成長、成功感、無能為力、力有不逮,以及神恩的帶領,福音的大能,無盡的感恩等這些感覺。同時,亦經過回顧和評估在九月至五月期間進行的床邊探訪後 (包括五十二小時,二百五十六人次的臨床經驗,並十二次的督導面談) ,發覺自己無論在心靈成長上、探訪技巧上、神學反省上,都大有俾益。及至完成了整個暑假實習,筆者除了對上述的得著有更深層的認識和體會外,對院牧事工的整體認識更有豁然開朗之感。因此,卻借此文,與弟兄姊妹分甘同味。

 

臨床牧關是屬於院牧事工的重要部分,打從開始之時,我已把臨床牧關視為學習重點。雖然暑期實習只有八星期,但在每個工作天的探訪過程中,我所經歷和感受到的,實在不能與早前的經歷同日而語。單在這暑期實習的床邊探訪,我已做了六十九小時廿五分,探訪了一百三十六人,總共有二百二十人次的臨床經驗,並有八次的上司督導面談,再加上早前所累積的經驗作為基礎,我覺得對病人的關懷和疏導情緒的技巧上,都能得心應手。從上述的數據中,我很多時都會重探病人的,因此,會有更多機會去運用和鍛鍊臨床牧關的技巧。例如:曾經有一位病人,從第一次的探訪起,我便採用表達「上帝同行」的方向來關懷他,由手術前的探望至出院期間,我深深地體會到,他因我探望而得到支持和充滿喜樂,他也曾親口多謝上帝的幫助。這種成功的個案,實在帶來筆者莫大的滿足和喜樂,也印證了福音的大能。

 

在這暑期實習中,我也學會了為病人祈禱。當初,我站在病人面前,我往往不敢提出為他禱告。但在這段探訪期間,我終於能突破這種心理障礙,並且經歷過禱告的大能。使我最深刻的是,當我開聲為病人禱告後,他們大多會眼泛淚光,有些甚至淚流滿面。這使我明白到,禱告最能釋放人心;禱告也能撫慰人的心靈;禱告能拉近我與病人的距離;禱告能使病人與家屬更親近;同時我也領會到,禱告是病人與上帝接觸的一個最好渠道;禱告更加能夠幫助病人面對一切的疾病。

 

筆者經常自我反省:當我站在病床前,這究竟有何意義和目的?大多數病人都不會預期院牧的探訪  (或許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院牧是甚麼來的),但按我的經驗,他們甚少拒絕這類關懷的;因此,筆者通常在不知不覺當中服侍了他們。表面上只須用同感心的聆聽,但事實上,筆者要做的是牧關輔導的工作。此外,還要帶領他們過一個有上帝的人生。這種帶領,不一定是要通過口傳福音的,主要是透過探訪者與當事人同感心的接觸,在這過程中,若探訪者不斷傳遞給當事人一種溫暖和關懷的心,以及無條件的接納和尊重,再加上探訪者自然散發出基督徒馨香之氣及所講的見證,這樣,當事人就會在亳無壓力下,便會自決去過一個有上帝的人生。因此,傳福音並不是牧關輔導的唯一目標,而我們的長遠目標,是使人因著上帝的恩典而達到自我成長。

 

以上所述的只是院牧事工的一點一滴而已,有關院牧事工還有更多實質的工作,除了探訪病人外,還要牧養關顧職工們,推廣院牧事工,讓人們對事工有正確的認識。此外,訓練義工,並與區內的教會聯繫,以確保病人信主後得到教會牧養,與醫院的管理層接觸,處理行政工作等都是院牧的工作範圍。不過,筆者總覺得院牧同工們不怕工作量大,更怕的是內心承受力的問題。因為他們每日都要面對人生的痛苦與無奈,若不是同工們與神有親密的關係,有彼此扶持的團隊精神,自己有健康的人生觀,焉能在院牧界站立得著呢?

作者為本堂神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