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境式的個人佈道法()

 (一).       從四福音看現今的個人佈道法

名佈道家傅禮敦指出福音書中記載了三十五個耶穌與別人會談的個案。我們仔細研究這些個案,自然會有以下的結論︰耶穌從不以同一手法向兩個不同的個人談道,祂並沒有留下一套有系統、步驟完備和程序固定的個人佈道方法。耶穌了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要,祂的信息不是隔靴搔癢,而是針對要害的。故此,祂與人談道,是採取應變的溝通方式,並盡可能在人能明白了解的情況下去談論福音。因此,我們稱之為處境式個人佈道法。

在四福音書中,我們可以隨處找到耶穌作處境式的個人佈道的信息主題︰

祂對官長尼哥底母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上帝的國。」(3:3),重生這個理念性的比喻在其他三卷福音書再沒有出現過。

我們都知道耶穌對井旁的撒瑪利亞婦人曾經談過「活水之道」;然而,當那富裕青年人的官來到祂跟前,問祂怎樣才可以承受永生時,耶穌並沒有跟祂談及活水,因主知道錢財成了這個青年的神。主回覆的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然後來跟從我。」(19:21)耶穌要求他放棄一切。耶穌也曾對撒該說︰「今天我必往在你家堙C」(19:6)當天之後,撒該就決定把他所有的一半分給窮人(19:8)

從四卷福音書上來看,主耶穌是用不同的方法及內容與不同人交談,祂的策略正如一個划船的人環繞小島,細心探測,直到找到安全泊岸之地,然後祂的談話內容才更進深一步。由此可見,耶穌並沒有一個定型的交談方式。祂所傳遞的信息內容是因時制宜,而且是流露於自然談話之中的。祂所談所做均是針對人的切實需要,而且能嬴取對方專心聆聽,得着福音的果效。

這種因時制宜的處境佈道法,主並未直接傳授給門徒採用。然而,這位隨機應變的主卻容許祂的門徒採用了「罐裝福音」佈道法。這種罐裝福音即現今教會流行的個人佈道法,例如學園傳道會的「屬靈四定律」;導航會的「生命橋」;葛培理佈道會的「與神和好」及三元福音倍進之「永生」等,他們均是以一個預備好的信息或一個主題去叫受訓的人將老師所教導的內容念熟,然後不折不扣地向會眾傳遞,情形就像現今的經紀、推銷員一樣。

這種罐裝式的傳福音方法,可說是源於耶穌差派十二使徒和七十個門徒向猶太人傳福音(太10:5-23;路9:1-610:1-10)。耶穌打發他們出去之前,祂向門徒提供了詳盡和具體的指示,告訴他們應說些甚麼(太10:7;路10:9),如何組隊(路10:1),到那堨h和不往那堨h(太10:25-26),帶些甚麼和不應帶些甚麼(太10:10;路10:7),那個地方一定要停留(太10:10-11,路10:5-7);如何得到經濟支援(太10:10;路10:7);在被拒絕時應有什麼的表現?(太10:14,路9:510:10),甚至談及對別人的招待應存有甚麼態度(路10:7)等。

這樣看來,初期教會極有可能採用了上列的指引模式,作為訓練門徒傳福音的藍本,而現今教會流行的三福、屬靈四律,亦是採用了上述的模式。這樣我們自然會問,耶穌自己從來不用同一方法向兩個不同的人談道,而祂卻要門徒使用千篇一律的罐裝個人佈道法,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我們都知道,當耶穌作為訓練者時,祂面對廣大的禾場,要收取的莊稼如此之多,由於要應付這些急切之需要,祂就有需要給沒有經驗的門徒作詳盡的指示。然而,耶穌採取這種依樣葫蘆式的訓練方法,主要的目的是讓大量的佈道者去收割已熟的莊稼了。其次,祂是要消除門徒的猶豫不決和恐懼的心理,並使受眾者易於跟隨,自然就能收割到更多熟透的莊稼。與此同時,祂也更易於動員更多信徒去做個人佈道工作。這種方法流行至現今,一般研究者稱之為直接對質佈道法,它的特點是省卻冗長的開場白而單刀直入的傳講福音。受眾者往往是陌生人,為了把握時間,只能直接、立刻與他談及福音。

不過,這類佈道法對教會人數增長似乎果效不大,因為受眾對象是陌生人,若要使他們加入教會實在有點困難,況且他們的流失率也相當之高。再者,這種方法若果被那些只有熱誠而缺乏經驗及智慧的人使用,對受眾的反應就不夠敏銳了,因而就會產生一些不良後果。而這種不良的經歷,往往成為受眾將來作抉擇的絆腳石。此外,這種單刀直入法,似乎不太適合華人的含蓄而內向的性格,反之,西方社會文化就不同,因而就十分流行這種方法。

處境式個人佈道法()

 (二).       處境與對質法模式的異同

邁道羅曾將這兩種模式則分為歸納法和演繹法,並將兩者之異同陳列出來,並在這兩個名詞列出十七個項目。現在只從溝通的角度將這兩種模式的異同列出︰

演繹(對質)

歸納(處境)

傾向延續線

單元信息←----------→多元信息

罐裝式←----------→應變式

傳遞內容為主←----------→認同處境為主

以傳遞者為中心←----------→以接收者為中心

以上對比,主要是顯出演繹和歸納個人佈道模式不同的重點和傾向,兩者都不是絕對的,而是在一條延續線上的。但兩者的終極目標相同──領人歸主,福音內容是一致的。傳遞者都是基督徒。

這兩種模式各有強弱之處。演繹法即罐裝法,對初學者較為適應,因有樣板可跟隨,更可幫助膽怯,寡言者有效地與別人分享信仰,這種模式也可以保持受訓者的質素,實質上,也確是一種收割的好工具,可以在很短時間訓練大量信徒參與佈道事工。當然,這種方法也有其限制和短處。它很容易使人陷於機械化和非人化的危險。再者,初學者也很容易陷入依賴技巧的危機,使受眾者很容易成為幼稚生或小學生,對於成熟,有思想,有學識之人,不容易受教,反認為你幼稚。

演繹法訓練課程則着重建立受訓者的自信心,及較傾向收割的心態,通常訓練者會帶他們到可收割的禾場,如公園、球場、醫院、甚至熱鬧的街頭等。換言之,受訓者會下意識以佈道為一件事,多於一個過程,並認為這是唯一與對方談論福音的機會。在這種情況下,很容易會破壞傳遞者與接收者之間的關係。

演繹法對那些與教會有聯繫、對福音略有認識和對基督徒群體存有善意的人會較為有效,因為如果講者與聽者的宗教背景、思想取向或信念相同,則傳福音就會很有果效。可是,這些人已經存在不多了。所以,香港教會現今已流行友誼式佈道法和對話式個人佈道法了。你們若有機會仔細觀看我們靈安堂佈道的主流方式,名雖稱為康樂佈道法,實質也就是友誼佈道法;而我個人所採用的個人佈道法也就是歸納法,即處境的佈道方法。當然,教會有需要時,也可以以罐裝佈道法去配合的。

談到歸納法(處境法)可說比較輕鬆,有彈性及個人化。它很自然地將福音信息在談話之中流露出去,同時也能針對接收者的需要。由於它較有彈性,傳遞者可以隨時按着實際環境的需要入手。正如保羅說,在甚麼人當中我就作甚麼人,所以,向大學生就用大學生的談話方式,向經紀也有經紀的談話方式,向婦女同樣也有婦女的談話方式,向老人就有老人談話的方式;所以我在靈安堂的佈道事工,在對像方面而言,可以推展到不同年齡的層面上。

歸納法的優點也較為親切及雙程式的溝通,這種溝通有如問題解答、諮詢、輔導,以解決生活的種種難題,這都是很富伸縮性,有應變能力及甚具體化的。

此外,歸納法有着一種假設前題,不是所有人都以同一方法看事物,因而較為適合這個多元的世界之思想模式,加上現代人在這個科技化及講求實用的社會堙A歸納法頗能針對接收者的問題,並能更具體、切實、和個人化地將基督徒的價值觀推薦給他們。

當然,歸納法也有它的限制,即教會愈是希望訓練更多信徒作個人佈道就愈來愈發現它的限制。由於這種方法有它的彈性,沒有固定的模式可跟隨,所以初學者要克服恐懼和侷促的心理,並不容易,因為若沒有固定模式學習者就很難叫他掌握及控制當時的處境了。此外,初學者要跟着個別需要,並要帶出多元化的信息,將福音傳遞出去,這種難度是相當高的。要掌握歸納法(處境法),就需要長期學習,打好內功基礎,累積經驗和相當技巧;而學習範圍,也十分廣泛,除了神學內容之外,如溝通技巧,了解別人的心理,對信息內容也要融滙貫通,又要懂得護教學、社會問題,更要有人生經驗,並隨時隨地從聖靈中得到亮光。

事實上,歸納法處境式的佈道法是心領神會,多於苦心練習的。處境式佈道也還有其他的短處,因處境法會視佈道為一個過程,因而強調接收者的個人權利和尊嚴,這樣可以令到佈道者,裹足不前,不敢過分主動地與人分享福音信息,以致只有表面化的傾談,甚至遲遲不點出佈道的主題,因此,這方法只適用於富有經驗、學識、技巧、成熟及敏銳性高的佈道者,至於缺乏技巧、知識應變能力,以及心情緊張的信徒,就往往會陷入轉彎抹角而沒法入福音內容的因難中。難怪耶穌在當時的處境之中,只訓練罐裝式的個人佈道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