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訴提團

蘇愛平牧師

 

提團也是靈風最悠久的團契,我曾承諾要為提團撰寫一篇文章來介紹他們。

適逢今期月刊由我執筆,故我就履行這承諾。

2001年我開始著手接辦提團,當時人數真是寥寥可數,約3-7人左右,雖是這樣,他們仍執著與堅持那份從神而來的信心繼續團契,後因教會舉辦了英語茶餐廳而諦造新契機,提團翻生了。

02年至07年,提團的發展就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是什麼推動這雪球不斷地向前滾動呢?是什麼使這雪球仍屹立不倒呢?答案是“愛”。這群年青小伙子擁有愛上帝的心,並願在信仰上見証與服事,擁有愛教會的心,並願在使命上付出與傳頌。擁有愛牧者的心,並願在生活上代禱與扶持,擁有愛團契的心,並願在團契上關顧與接納。

08至09年是提團最苦的一年,因教會大地震,這地震殃及池魚,提團也不能幸免。當時人數跌至1-2人,但他們仍是依靠著上帝的恩典走出流淚谷。

10-11年提團大變身了,我們與靈安融合,誰也猜不透這迷思。

無論如何,提團也慢慢成長並成為靈安堂新隊伍,他們在你們的心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嗎?

現在讓我在這兒向你們率先報導他們的性格與優點,排名不分先後,你能否知道他/她是誰嗎?

真奇怪,他的魅力總是沒法擋,或許,他有肥胖的身驅,有瞭亮的聲音和有“義”字在心頭,他對牧者與提團是愛不釋手的。

真奇怪,他無緣無故地多了一個名字,就是「太子」。他對提團有份鍥而不捨的精神,因他在這兒找到上帝的愛。

真奇怪,她對信仰產生了少許好奇,她在團契中總扮演“阿四”的角色,她會主動走進廚房裡幫忙,也會主動打掃大廳。

真奇怪,她總給人弱不禁風的感覺,或許,她瘦骨嶙峋,故團友們總喜歡護她。她在提團的地位頗高,屬元老級,誰都尊重她。

真奇怪,他是慢慢地走入提團了,他也成了提團的一份子,一起參予、分享、與研讀聖經。願上帝的道吸引他。

真奇怪,他總給人很穩重的感覺,或許,他從不隨便承諾,他對自己的生活是有節制,有規律及有目標的。他實是一位表裡如一的團友。

真奇怪,她總給人甜姐兒的感覺,或許,她擁有長長的頭髮,眼睛大又圓,而且身高161cm,十分標準。她常與人建立良好的關係,她既能體諒又接納人的難處。

真奇怪,他對提團真是死心塌地的,雖有人對他拳打腳踢,呼呼喝喝和粗言穢語,他仍是死纏提團,他在提團竟佔了一席位。

真奇怪,提團集體為他命名「動作王」!他是提團最早的成員之一,他在提團領受上帝豐盛無比的恩典,故他願意回應神的愛並承諾任提團的導師。

真奇怪,她總是靜靜地來到我們中間,接著又俏俏地溜走了,誰也不知她的影蹤,她喜歡閱讀,思考與沉默。在信仰上,她常渴求能承載上帝的恩典並與人分享。

真奇怪,她總給人有“樂於助人”的感覺。或許,她常常透過服事來關心,交流,和表達愛的真諦,她在提團已成了重量級的人物,她的立場與意見也極其影響力。

真奇怪,這名字「王子」是令人詫異的。論他的身高與樣貌仍未達標。無論如何,這名字是他所喜歡的。他對提團有一份情與愛,他期盼能為提團獻上自己微小的力量,故他以按他來事奉回饋上帝。

真奇怪,Short A這名字是如何命名,講也講不清。由他罷,讓他永留在你的心中,他是不輕易發怒,能作人與人之間的和平使者,實是一位實幹型的男士。

真奇怪,她總是惹人憐愛與招來許多狂風浪蝶,或許,她擁有甜美的笑容,又擁有一雙既圓又大的眼睛。她的出現就像曇花一現,無人可把她留住。

真奇怪,他竟自願上釣又被牽引。或許,他看見這大染缸(提團)能散發正能量。最後,他被這愛留住了。

真奇怪,他總給人無法落地生根的感覺,或許,他常攜着行李自出自入,大家都見怪不怪,而他竟搭上提團也愛上提團。

真奇怪,她總給人很乖巧的感覺,或許,她從不抗命,她是忽然地走進提團,並成為團契中的常客。

 

 

結論

在過去的日子中,我曾以漸露曙光、難能可貴、荊棘路上、因祂動聽、提團心碎來形容描繪他們每年的心路歷程。

邁向2012年提團將以聖經中叱吒風雲人物的信仰與承擔去迎接新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