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隻羊

張偉忠

人生為何
詩 90:10 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

張國雄是筆者的叔父(19 /12/1934-23/07/2006),他一生可以說是上一代香港人的縮影。他曾經歷二次大戰、日本侵華、並且在香港渡過了三年八個月。此外,他也經歷過香港由落後、成長發展、超越對手,以致繁榮安定,還有九七回歸之後欣欣向榮的日子。然而,亞叔勞碌一生,整日難尋兩餐安樂茶飯,工作僅可糊口,可說是手停口停,唯有寄望發橫財,可惜輸多贏少,於是生活更見缺乏。然而,他到了年邁退休之時,少許的退休金,不一會就花光了,唯有申請政府的公共援助,但由於不會省儉節用,於是要舉債渡日。他的心情、感受和擔心,我們可想而知,他究竟如何活下去呢?

神所愛的,他必尋找。
詩 68:5上  神在他的聖所作孤兒的父,

2003年,亞叔因醉酒被車撞倒,昏迷送院,情況十分危急。感謝神,亞叔終於醒來。我去探望他時,他神情非常慎重,面上帶著一點恐懼地說:「以後不再喝酒。」可惜出院不久,他依然無依無靠、不會安排開支、計劃生活、又擔心生活、於是唯有借酒消愁、因而不能自拔。

2004年中,我在街上遇見亞叔,見到他雙目無神,身體軟弱無力似的,看來甚是可憐。過了不久,有一位朋友為我祈禱,突然問我說:「有沒有認識一位白髮的老人家,他病倒了,要入住醫院呢!而且他是穿約束衣的。」我自己便想了想,也想不出是誰來的。朋友說他為我祈禱之時,見到一位這樣的老人家。於是,我再繼續地想了好一會,最後才想到,可能是亞叔。朋友就說:「神要我去找他,快去看看他發生了甚麼事;同時,又看看神要我做甚麼。」就這樣,一連找了亞叔兩個多星期,並且上了他的家、到他常上的茶樓,茶室;又問看更、管理員和酒樓伙計,他們都說好一段時間未見過亞叔了;結果,一星期後,醫院來電,我就到醫院探望亞叔,見到他時,跟朋友為我祈禱之時所講的情景一樣。原來神真的要我去找尋亞叔。

同年十月,他因醉酒而發生了事,他再次昏倒在街上,被送入醫院,醫院當局要他出院,社工便安排他入住老人院。

再聞福音,決志受洗。
林後 5:17 若有人在基督堙A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亞叔入住老人院時,神智還未清醒,不太認得人,要個多星期才清醒。至於自己為何在老人院,身邊的財物在那裡,為何可以白吃白住,這些事,他全都不知道,也不了解。

就在老人院內,我開始跟亞叔傳福音;他說年青的時候,在上海街都返過教會;但由於要捐錢的,因而就沒有返教會了。於是我就跟他講,信耶穌是不用付錢的,並說耶穌極愛你,祂要拯救你。如此這般地重複了不少次,最後一次叫他受洗信耶穌;他也只是說:「我無錢可捐。」但我再三跟他講不用怕,信就可以了,於是他答應受洗,就請巫牧師為他施洗。

在耶穌裡,得著真光
約 8:12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堥哄A必要得著生命的光。」

亞叔一生,都是為錢而勞碌,有時餬口也不夠,需要經常借貸過活,申請政府的公共援助也時斷時續,以至有時斷了援助,導致欠租、欠醫院費、欠老人院費。及至信耶穌,受洗一個月後,卻又可領回援助金。臨終前已經還了所有欠款、並且還可奉獻呢!他除了捐助自己的教會和幫助一些孤兒機構,為自己預備身後事的費用之外,還足夠有餘。

在亞叔身上,我看正如聖經約翰福音十章十節講:「我(耶穌)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我亞叔的一生人,甚麼也沒有,可說是兩袖清風,晚年更加困苦;但當他遇見耶穌,相信耶穌之後,生命不再一樣;有人照顧他起居、提供三餐?飽、還有餘錢,最後在醫院內,也神態安祥地去世,如睡覺一樣。

神要尋找我亞叔,無論用甚麼方法,祂都會尋到他,拯救他;別人看亞叔,是一位窮途末路的老人家,全無希望,神卻看他如心上人一樣,神是何等地愛我的亞叔。約翰福音 3:16「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神真是愛我亞叔,也同樣愛你的,你要相信嗎?

作者為本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