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福如此,夫復何求

陳惠群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我在靈安堂參加主日崇拜及事奉已經三十年有餘,可能有人會問,我為何要返教會呢?主要原因有二:第一,我有兩個兒女在靈安幼兒園托管就讀,若果要回到時光倒流的話,我必定會記得兩位女兒是在1976年至1979年在靈安幼兒園就讀,當時是蔡秀霞姊妹擔任主任。在這兩三年堙A我要攀上六層樓梯接送子女上學,跑到上氣不接下氣,但卻因而經常接觸到老師,彼此互相交流分享,使我體會到無論是主任或是老師,她們都對小朋友非常關心和照顧的,不期然的使我覺得甚為開心和愉快。正因為她們有這樣的愛心照顧小朋友,我想這時已經為我信主埋下了福音的種子。第二個原因是及至1978年4月1日,芬蘭差會在靈安幼兒園開設了靈安佈道所,並召聘了巫牧師擔任主任傳道,他也向我們這些家長展開了佈道的工作,其後,堂址雖然搬到啟田大廈B座203-204室,但巫牧師仍有向幼兒園的家長作長期的傳福音工作。

現在執筆再回想起三十年前之往事,我仍有很深刻的印像,就是巫牧師初去靈安幼兒園傳福音之時,特別是和幼兒園主辦了不小活動,例如家長會、親子生活營和旅行等。當時,靈安幼兒園有好多夫婦及子女嚮應參加,結果也有美好的成果,至今仍留在靈安堂的教友有陳惠群、邱婉薇、簡燕霞、王坤松、陳麗萍、倫妙嫻、黎金女等,他們都是現時教會的核心份子。不過,在回憶起初回靈安堂之時,我是時常帶領子女一齊返教會的,可惜他們在教會長大後,沒有再回教會了。雖然如此,我還是蒙了上帝的恩典,不單在1984年受洗,並且積極地在教會參與事奉,例如在婦女團契擔任職員、在探訪小組擔任探訪員,以及在聖事上預備聖餐及插花等事宜,屈指一算,事奉已經有二十多年了,真使我覺得上帝的恩典無限廣大,同時更感覺得事奉卻是有如得着無價之寶,越做越覺有味道。

另外,使我更難忘的是巫牧師時時帶我們去旅行,我到過的地方在中國的城市而言,有廣州、桂林、海南島、北京、昆明、大理、成都、九寨溝等地,至於外國的有芬蘭、挪威、瑞典、以色列、埃及、約旦、土耳其、希臘、俄羅斯等國家,使我增廣了不少見識,眼界大開,並且感受到自己得著上帝給我許多的恩典。當我再三回想起我三十年來的經歷,雖然我的兒女還沒有再返教會,但我卻時時都有為他們祈禱,希望上帝總有一天能夠帶領他們返回教會,這就是我唯一向上帝所求的。目前,雖然我沒有對上帝許下甚麼特別承諾,似乎也沒有什麼才幹可以供獻,但是上帝的恩典仍是夠我用的,因此,我十分感謝上帝。

最後,在結語之時,我仍要十分多謝巫牧師、劉牧師、蘇牧師他們是時刻的照顧我,我真的十分多謝他們。不過,我最大的感恩,還是上帝所賜下的恩典是何等浩大;祂的慈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使我時常感受到福杯滿溢。故此,我住在靈安堂這一個大家庭堙A不單時常都感受到十分之溫馨和舒適,兼且大多數人都能夠做到會面之時,大家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同時大家又感到十足十之安全。得福如此,夫復何求呢?

作者為本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