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在教會中的角色

巫玉揆牧師

引言

有關婦女在教會所擔任的角色,不少人認為基督教自創立以來,婦女自始至終都如男性一樣成為教會的主體。我們不要以為耶穌是男性,祂所呼召的門徒也是男性,因此就把建立教會的角色歸給男性,女性只是次等的催生者。

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會認同,在耶穌的傳道生涯中,常有一群婦女追隨著祂,事奉祂,這群婦女可說是基督教創立的核心份子,也是信徒的核心份子, 其中有抹大拉馬利亞馬大和她的妹妹馬利亞等. 她們都是基督教核心的見證者和傳揚者----主的死和主的復活。在初期的教會,也有不少婦女從事傳道、建立教會的工作。也有不少為信仰而殉道。此外,保羅也曾與多位婦女同工,其中與百基拉的共同事主,更為人們所津津樂道。綜合而言,婦女在初期教會所擔任的角色並不單是配搭的角色,她們也好像保羅等使徒一樣,扮演著主體的角色。然而,在歷史的過程中,婦女在教會中的角色,卻受到諸多限制。

但近年來,卻有翻天覆地的改變,大多數教會已在理念上接納平等參與教會各層面的事工和職份。至於實際平等參與及落實,仍需努力地改善,現將我今日所領會的,有關婦女在今日教會所擔任的角色,茲分兩點來論述:

  1. 可擔任領袖的角色

近年來,婦女在教會擔任領袖的地位日漸增多,也愈來愈普遍,就以香港信義會而言,已有首位女監督,不少女性已擔任牧師職、堂主任,以及部長之職, 至於堂會方面,也有不少婦女擔任執事,甚至長老的職份。這局面的改變,主要是有些突破了如下三方面的難阻:

  1. 神學的難阻

很多教會反對婦女在教會中擔任要職,主要是此舉不合神學,他們認為在神的創造中,男人有特殊地位(先造男後造女),他們認為在基督的揀選中,男人亦有特殊地位(十二門徒都是男性);他們更認為根據保羅在林前113-16 1434-36 提前28-15的三段話,女人在教會的事奉中沒有領導地位。

有關創造的次序問題,不同立場的學者已有不同的詮釋。至於婦女領導的地位應該從救贖論的角度來看。因我們藉著基督的救贖,在主堻ㄕ足偽繴的身體,並分別作了肢體,彼此間並沒有分別,至於保羅的言論,今日絕大數的新約學者,在研究保羅的全部書信後,都承認保羅是一位堅決主張男女平等的使徒,因保羅確信藉著聖洗禮,所有的信徒,無分男女都在基督耶穌裡成了一體(326-28),至於反對者引用保羅的三段經文主要是保羅針對當日哥林多教會和社會的特殊情況來說的。

  1. 法理的難阻
  2. 所謂法理的難阻,多是人為的因素,有關教會的法理規章,大多數操於男性的手上,他們多根據自己所理解有關男女創造的地位,女性只是配偶的幫助者而已;加上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所以在制定法規時,便有意地限制女性擔任某些領導的職位,一旦要改變這種局面,讓女性也可在教會擔任領導的職位,便要面對修改法規的情況。由於修改法規是一件嚴肅而重要的事情,致使許多教會的女性仍未打開領袖角色的大門。但近年來,男女平等意識高漲,在法規上難阻女性身高要職已不合時宜,因此,在法規上的修訂,已是潮流的趨勢。

  3. 傳統問題

無庸置疑, 這是一個很辣手的問題,在好些社會,特別是第三世界社會,婦女地位仍受忽視,很多人仍不易接受婦女作領袖的事實。至今還原地踏步,沒有寸進,可說十分遺憾。至於發達先進國家,這種男尊女卑的現像正迅速改變,女性不獨從事醫務、教育、法律、藝術等等屬於男人工作的婦女愈來愈多,投身商界及政治界的女強人亦不斷增加。而教會亦不例外,只要我們不懷成見及背上傳統包袱,各人按照恩賜來事奉,那麼無論是男的、女的,大家都有權利擔任教會領袖的角色。香港信義會在這方面的進步是有目共睹,可堪作為典範,婦女們要珍惜此刻的機會,當要作教會領袖時,就要忠心努力事奉主。

 

  1. 擔任僕人的角色

所謂領袖, 一般人的想法是具有權力、身份、地位,以及卓越的才幹和智識。一般而言,領袖給人的感覺已有高低之分,又似乎沾染了一些階級的色彩。 我本人並不反對『教會領袖』一詞的稱呼和運用,因為若要與世人交往,不突出身份,便無從獲悉這些職事的功能與地位。但無論如何,依世人的眼光來看,確見有高低之分,階級之別,以及專業的才幹,如領五千兩銀子的、兩千的、一千的,那個五千兩銀子的,很自然能夠成為教會的領袖。若根據聖經,宏觀一些來看,所謂教會的領袖,例如君王、先知、使徒、長老、以及執事等,都是上帝的僕人。因此,我從廣義性而言,婦女在教會擔任的角色,無論何人,都是僕人的角色,我的見解是基於新舊約聖經都有這樣的描述,現簡述如下:

  1. 舊約的根據
  2. 根據聖經神學詞彙的解釋,舊約中僕人兩字的簡單意義是工人,但在聖經的時代,僕人通常都是奴僕,然而奴僕的地位並不可恥,他可能在主人家中佔有被信託及授予重責的地位,例如以利以謝亞伯拉罕家中一樣(152 24)。此外,奴僕也有可能站在高官的職位,像約瑟在埃及作宰相一樣,所以奴僕一詞極少含有不名譽的意思(參傳107 214 58)被諭為以色列人偉大的領袖,例如亞伯拉罕(2624) 摩西(1431),和大衛(撤下318)都分別被稱為上帝的僕人。此外以賽亞先知所描述那位受苦之僕(5213531-12),明顯地是預表基督怎樣成為了受苦的僕人,我有理由相信,所謂教會的領袖,其實都是神的僕人。上文曾說,婦女既可在教會擔任領袖的角色,若從宏觀的角度而言,同樣地也擔任著僕人的雙重角色,至於我們這些不是教會領袖的婦女,也同樣是上帝的僕人,可交託給予重責,管理上帝所交託的產業,問題是受託後,我們是否誠實和忠心。

  3. 新約的根據

婦女在教會所擔任的僕人角色,主要還是根據新約聖經。因為耶穌曾說:「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 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是要服事人」(太20:26-27) 。而耶穌所講僕人的比喻(路19:11-27) 和衪洗腳的榜樣均顯示出,追隨衪的人,都要學習怎樣服事他人。故無論男的、女的,在教會都同樣地要擔任僕人的角色。在新約聖經保羅所寫的書信,他曾多次自稱為執事(提後36 17 123 37),他所提到的執事的意思,像今日教會的執事一樣,是一個職位的,保羅提及職事的目的,主要是表達他是神的僕人。眾所周知,今日在教會的婦女有不少人已然擔任了執事的職份,執事的含意雖廣,但主要的意義,還是僕人的意思。故此,我從客觀的角度,廣義性的看法,今日我們在教會無論擔任了甚麼職份,都是作了神的工人,或說擔任了僕人的角色。大家既是上帝的僕人,就不要那麼講究權力、身份、地位和功利了。

(原文刊載於96年5-7月份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