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與人生

吳桂生

這個題目由一個平信徒來談,有點匪夷所思。

2003年擔任了以利沙團契靈修一職,那是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去年的主題是「神學與人生」,這當然是一個可大可小的題目,也是一個知易行難的題目,但是從年資而計,以利沙是最資深的團契,從學問上來說,我們仍要探求的空間卻還很多;要把這一個題目弄好,當然不會是職員(尤其是「靈修」)可以作的,但是一年下來,卻有一點一點的感想。

我們可能從沒有懷疑過物理學、經濟學、歷史學等學科對我們生活的重要性,至於神學,大概也不會有人公然「質疑」其重要性及功用;不過,重點卻是︰是否每一個基督徒都有認識神學的必要,正如我不需要了解大部份學科的原理,只要懂得應用,懂得發問,又有人可以提供答案就可以了。

個人認為平信徒與神學暫時扯不上關係的原因有五「太」︰

太麻煩──神學與哲學有點相似,有些神學家的想法在大部份人來來說是自找麻煩,根本不需要理會的;

太艱深──部份神學理論之艱澀,膽敢在此說一句,就是教師和牧師可以了解,要一般會眾明白,卻是絕不容易;

太忙碌──港人已跌進一個終生學習的旋渦,為求生計,要學習的已經太多,神學嘛?對維生應該沒有多大的幫助,相信也不影響「永生」;

太自由──神似乎沒有要求我們要學神學,甚至「神學」的出現,也不可能不是祂的意思;

太理論──信仰大多數都不是由理論而始,而是多數由感性出發,甚至是以感性告終的,因為就是有一萬個「信」的理由,它們對信仰生活的影響,似乎也不及一次的經歷來得具說服力。

經過一年的認知,筆者仍然認為,平信徒仍然應該視神學為人生的一部份,原因卻只有一個︰信徒的生活空間很廣泛,如果認為信仰在生活中是一個重要的部份,對它有足夠的尊重,對「這部份」多一些認識應該不壞──正如打波,我們不是職業球員,但是仍然希望對「它」認識多一點,以便可以打得好些,多一些滿足感;又正如吃飯,我們不是廚師,但總希望可以吃得好一點(無論是親自下廚還是找一家美味的菜館),胃口可以好一些。

事實上,從「必須」的層面來看,信徒確實沒有對神學認識的「必然性」;又或者說,信徒在崇拜、團契、靈修之中,也已進入了廣義學習神學的範疇,至於是否足夠?見仁見智,不過,我相信,無論你的光境是初信者、團契職員、執事、神學生、教師,以至牧師,甚至已是教授,你總仍可以比今天做得更加好。共勉之。

我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腓立比書第四章13節)

作者為本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