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為王 (太21:1-11)

巫玉揆牧師

引言

耶穌騎驢進京可以算得上是一幕戲劇,目的是傳遞「耶穌為王」的信息。這種街頭戲劇的表達方式,在今日的電視畫面,可以見到千奇百怪的現象,例如焚燒基本法、豎起姆指向下的倒扁姿態;又如勞工界的打爛飯碗,千帆並舉的鳴鐘響號,都顯示出抗議政府的行動。不過,耶穌進京這募歷史戲劇,卻不是表達負面的信息,反而是有著積極的意義,這意義究竟何在?

(一.)        進京的手法

在王國時期,先知們都很喜歡用戲劇手法來表達他自己所傳達的一些信息。例如承繼所羅門為王的羅波安,他因為生活窮奢極侈,百姓實在無法忍耐,於是迫出一個造反的耶羅波安。當時,示羅人亞希雅先知選擇了一個戲劇性的方式,主要的目的是預言將來要發生的事,於是亞希雅穿上新衣,單獨去見耶羅波安,並在他面前將新衣撕成十二片,十片給耶羅波安,留下兩片。這個政治戲劇的行動,很清楚表達耶羅波安的背叛,並且獲得十個支派的支持,只有兩個支派仍忠於羅波安(王上11:29-32),其後的結果,也正如這戲劇所預言的。

馬太的作者在太21:1-11如實地報導耶穌騎驢進京的情境,其實只是一種歷史戲劇而已,目的是要表達「耶穌為王」這一個重要信息主題。馬太描述,當逾越節的時候,耶路撒冷都擠滿了朝聖客,滿人空巷,據一些學者估計,人數可能達到二百五十萬人。耶穌進京,並不是突然間的決定,而是早已經準備好的,因此,耶穌要差遣門徒往村子堨h牽一匹驢駒,馬太提到伯法其一村,馬可只提伯大尼,而路加則兩地皆有提到,但這並不重要,要緊的是耶穌早已委託他人安排好了,因為主要用牠,於是這戲劇隨即開始了。

耶穌所騎的驢駒是從來沒有人騎過的,綜合三卷福音書的描述(馬太、馬可、路加),群眾們的歡迎耶穌,猶如君王一般,即在祂面前鋪上衣服,正如耶戶被立為王的時候一樣(王下9:13)。此外,他們割下棕樹枝,不斷揮舞,也正如馬加比凱旋歸來的情景一樣(馬加比書13:51)。當群眾向祂致敬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這句話顯然是出自詩118:25-26,其中和散那這句話的原意,就是困苦的老百姓君王或上帝求救的呼喊,這種情境已經變成歡迎君王的呼喊聲了,大有萬歲、萬萬歲的意思。

(二.)        為王的意義

A.        祂是預言的彌賽亞

(1.)     舊約的預言
2:6「耶和華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
9:6「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23:5「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給大衛興起一個公義的苗裔;他必掌王權,行事有智慧,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義。』」

(2.)     福音書的記述
2:6「猶大地的伯利恆啊,你在猶大諸城中並不是最小的;因為將來有一位君王要從你那裡出來,牧養我以色列民。」
1:31-33「你要懷孕生子,可以給他起名叫耶穌。他要為大,稱為至高者的兒子;主上帝要把他祖大衛的位給他。他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遠;他的國也沒有窮盡。」

除了以上舊約的預言和福音書的記述之外,撒迦利亞書9:9節中也曾說︰「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裡!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所以,耶穌騎驢進京這幕歷史戲劇,便應驗了撒迦利亞先知的預言,祂就是那一位和平的君王,並且前來施行拯救,而祂就是那一位彌賽亞了。

B.        祂的王權是屬靈的

凡屬君主,皆有其統治之權,可是耶穌為王的治理權柄,並非是屬於人世間的,而是屬靈的國度的,我相信我們都會知道這一點。馬太8:20曾經形容祂沒有枕頭睡覺,約翰又說︰「祂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約11:1),耶穌降生何以有這種情況出現呢?皆因祂的國度是不屬這個世界的。試看看約翰在18:36所說︰「耶穌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

所謂耶穌為王的治權,乃因祂作為教會之元首,所以只是統治其聖徒,這種治權是建立在其聖徒的心中的,也是涉及聖徒的生活行為之中的。這種神國建立的目的,主要是叫罪人悔改得救,然後施與統治和保護。因此,耶穌為王,不是談及祂的本體為王,以及祂的神性永遠統治之權,而是論到祂道成了肉身,即神子耶穌成為人之間的中保之職。

C.        祂的王權是勇敢的

耶穌騎驢進京,並沒有帶來千軍萬馬,也沒有那些凱旋的將士。耶穌清楚知道祂自己是進入一個十分敵對的城市。這事之前,「耶穌曾指示門徒,他必須上耶路撒冷去,受長老、祭司、文士的許多苦,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彼得當時就拉著耶穌,勸他說,主啊,萬不可以如此,這事必不臨到你身上。耶穌轉過來,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罷,你是絆我的腳的,因為你不體貼上帝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太16:21-23)由此可知,耶穌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耶穌進京之時,表面上可說十分風光,其實是進入了一個敵對的城市,進入一個死亡的嶺域。當時群眾是那麼熱列的歡迎祂,可是有權勢的人卻十分之憎恨祂,時刻都設計的陷害祂。耶穌並不是不知道這樣的情形,一般人必然會是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或是三十六著走為上著,即使要進京,也一定要在夜晚的掩蔽之下才溜進去。進去之後,必然躲藏起來。但耶穌卻故意把自己推到舞台的中心,扮演著君王主角,故意讓眾人的眼睛注視在祂自己的身上。哪是為了些什麼呢?我先前已經說過,這種無聲的街頭戲劇,是先知們傳遞信息的一種獨特手法,耶穌在此也採用了。耶穌除了表明自己是那一位舊約所指的和平君王到來施行拯救之外,同時也表達了祂拯救人類勇敢的豪情氣魄。

D.        祂的王權帶來了家園的保障

俗語有云︰「國破家何在」,因而有國才有家,可見國家的重要。而耶穌的為王,明顯地卻給我們帶來了一個屬靈的家,即教會。所以靈安堂是一個大家庭,而這個家是平安的、溫馨的、也是十分有人情味的,因為當大家在一起時,彼此可以互相分享和分擔,甚至做到與喜樂的人同樂,與哀哭的人同哭。在一個彎曲悖謬的世代,這種真情的流露是十分難得的。大家都知道,世人是很重視現實家園的,至於終極的家園歸宿,就更珍惜了。所以,我們都日夕盼望新天新地的來臨──新的耶路撒冷,這個家園雖然不是指日可待,但只要耶穌為王,我們有信,就是實在的。那堣ㄢ瑼鷚挼鷛蛂A而最重要的,就是上帝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等。(參啟21章)

儒家曾有一個這樣的思想,即所謂有土始有財,這是十分真實的。假如你今日在中環擁有一塊五萬平方呎的地皮,我可以大膽地說,你今後的物質生活將會無憂無慮,但卻不保證心靈的生活都是如此,除非你是主的好門徒。但無論是現今及將來,我們都因耶穌基督的緣故已擁有一塊屬靈的土地,也有一個家園,這而十分美好的。

此外,耶穌還有許多應許保障給了祂的子民,茲列舉三項以說明之︰

(1.)     心靈的保障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

(2.)     生活的保障
「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約6:35
「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2-33)這些需要的東西,就是我們的衣、食、住、行等。

(3.)     生命的保障
「耶穌對他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約11:25-26)耶穌所說的,不單是指屬肉身生命的保障,主要的還是指將來生命的永遠保障。

總結︰

耶穌騎驢進京,雖然以戲劇的方式來表達,主要的目的是要應驗舊約的預言,因為祂是舊約預言的彌賽亞,也是一位和平的君王。此外,這幕劇還會表達出「耶穌為王」背後的屬靈意義,即祂的國度之建立,即是從神子降生為人而開始,而且一直存的永永遠遠。此外,因祂還擁有王權,也為祂的子民帶來了永久的家園和保障。這就是我所謂「耶穌為王」所帶來的意義了。

 

作者為本堂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