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禱

許笑云

禱告是基督徒最普通的活動之一,也可說是與上帝溝通之重要渠道;它帶著神秘的力量,也是最顯淺的言語;它有著一定的格式,也是隨意的訴說。筆者在上年修讀啓示錄時,以「揭開七印、七號、七碗之奧秘」為題,撰寫了一篇學期文章。筆者在閱讀各種資料時,學者們都把約翰所表達的可怕現象都一一呈現於我的眼前,但我都一無所懼,反而感受到上帝的保護和慈愛。而最能觸動我的心弦的,就是約翰在七印、七號、七碗中,有三次關於祈禱的表達,它們分別在六9-10的第五印、八3-5的第七印與七號之間、十六4-7的第三碗。由於筆者有特別的領受,謹借此一隅,與讀者分甘同味,並探究一下祈禱的含意。

 

啟示錄一書,充滿了護教、分辨是非、責備罪惡、警告和鼓勵的話。而學者對有關七印、七號、七碗的詮釋是塑造出上帝有絕對的權能,上帝對不信者憤怒的審判,並對信徒作出了公義的回應;而上帝施以懲罰的目的是給人悔改的機會,仍充滿了救贖之意。

 

學者們對約翰這三次有關祈禱的表達的詮釋都不盡相同,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傾向,就是上帝十分重視信徒禱告,並且願意回答我們的祈禱。現將這三段經文應用於我們禱告的生活裡︰

(一) 禱告是獻祭

在七印、七號、七碗中常提到兩座壇︰香壇和祭壇;一在會幕內,一在會幕門口。從犠牲的觀點來看是祭壇,從禱告的觀點來看是香壇,香就是聖徒的禱告(八3-5)。而第五印(六9-10)是回答那些因逼迫而犠牲性命的殉道者,所以禱告可視為一種獻祭。

 

至於十六4-7的第三碗,「碗」究竟是甚麼器皿?有甚麼背景使它適合用來盛滿上帝的大怒呢?按七十士譯本之譯法,將獻祭用的「盆」譯作此處用的「碗」,因此這「碗」的容器是與獻祭有關的。在示錄中,裝著聖徒禱告的金「爐」,也是用相同的字(8;八35),因此,禱告也可作為一種獻祭。可見,約翰是要表示此處之金碗即是金爐,而七碗之災是神答允金爐中的香所代表聖徒們禱告而生的審判。十六7的祭壇就是天上的祭壇,就是上帝子民的禱告與殉道者把生命作獻祭的所在。

 

由此看來,我們應從獻祭的角度來認識禱告,我們的禱告可視為獻祭一般,在祭壇上呈獻給上帝,並要確信我們的禱告會如金爐的香上升到天上的祭壇裡。

 

(二) 上帝重視禱告

有關八3-5中七印開啓後的寂靜,有學者認為是嚴峻的災難即將來到之前的寂靜;也有人認為寂靜是代表審判的時刻;也可能是當聖徒的祈禱快要到達上帝的面前時,天上的一切活動都要停頓下來,好讓聖徒的禱告聲可以上達。姑勿論如何,筆者認為上帝總是因著聖徒的禱告而改變祂的行動,可見上帝是十分重視信徒的祈禱,並且會接納和回應的。

 

我們可以看見上帝在大怒之中,祂仍願意停下來細聽聖徒的禱告。其實,當時的信徒正受著逼迫與不公平的壓力,並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可以想像這些痛苦者的禱告是不完全的,但上帝仍然願意聆聽和回應這些香禱。至於在十六7中之顯示,上帝要回應信徒的禱告而生大怒時,其實,在整卷啓示錄中,很明顯上帝的怒氣是提醒人們要悔改。

 

因此,我們不要計較自己的禱告是否完全,用字是否優美,只要在禱告時,覺得自己的心香一縷勃勃上騰,像獻祭般的呈獻於天上的祭壇,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然臨到我們。

 

作者為靈安堂之神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