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義會社會服務工作開始之我見

很高興能與大家一同分享及回顧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工作的開始。今年是我們展開社會工作二十週年,在一連串的活動中,有一個十分重要的中心點,就是「感恩」。當筆者分享過去工作之同時,亦環繞感恩這個重點來說我一些感受。此外,在大會既定的主題下,我要加上「我見」這兩個字,因為我分享的內容,雖然不乏客觀的分析,但亦充滿了主觀的成份。

  1. 要感謝過去策劃工作的人
  2. 首先,我要十分感謝過去有份策劃工作的人。我們都知道任何工作的開始,都會有策劃的人,剛才主席曾問及為甚麼香港信義會要開始社會服務工作?作為教牧或信徒的一份子,這是涉及受託和使命的領受問題。這個使命的領受,不單是要傳揚福音,還要服務群眾,正如耶穌說:「人子來不是要受人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太2028)既然社會服務工作是教會服事眾人的大好時機,我們為何不盡快展開有計劃、有策略性的服務工作呢?而七六年,正是神賜予我們美好的時機。

    香港信義會正式展開社會服務工作雖始於七六年,但早於五十、六十年代,已有份參加很多難民救濟和服務工作,到七十年代,本會社區服務委員會,也曾展開越南難民的傳福音和服務工作。本人也曾參與其中,並且獲得了不少的滿足感和喜樂感,今日娓娓道來,還有一絲絲的喜悅呢。

    至於 香港信義會向政府在沙田瀝源村所申辦的青少年中心,在投入工作迄今,轉眼間已有二十個年頭,在回顧過去工作發展之速,成績之令人滿意,以及社會人士的讚賞之下,我們實在不能夠不多謝一班默默耕耘,而開始了本會社會服務工作的人,這些人究竟是誰呢?

    楊博文牧師,驟眼看來似是一位不苟於言笑而略帶一點新潮的牧師,但他帶著一片熱誠,於七十年代初在加拿大獲社工碩士學位畢業回港,除擔任本會社區服務委員會的總幹事外,還在信義神學院兼任教授社會工作的課程,本人也曾受教於他的門下,學習有關社會學、社會工作概論、小組工作、個案工作以及社區工作等課程,由於筆者也曾是他牧養的羊群,兼且本人對他所授的科目興趣甚隆,且獲得優異成績,續受垂青,首先獲邀請參與沙青的服務工作。

    第二位要多謝的人是誰呢?在這感恩聚會的回顧之中,我們不能漏掉當時擔任社區服務委員會主席的簫克諧博士。他不特是一位慈祥的牧者而且還兼具了神學教育的熱誠和學養,更難得的,他還有服務社區群眾的古道熱腸。在簫博士、楊牧師和一群充滿熱誠的委員群策群力之下(包括腓力牧師、韓安德牧師、張子元牧師、江萬倫先生等人),沙青終於在七六年的暑假展開工作,並得著更大的發展。在今日的感恩會中,這一群幾乎已給人忘記的先鋒前輩,他們所付出的辛勞和時間,實在值得我們在此說聲萬分感謝的。

  3. 要感謝過去開懇工作的人
  4. 在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工作開拓之初期,有三個人所擔任的角色,是贏得了我們的嘉許和稱讚的,這三位人物就是張子元牧師,巫玉揆牧師和鄭麗芬教師,尤其是張子元牧師,在初期的開拓工作,應記首功。

    我們三個人都是教牧同工,原應在會堂牧養,但被神巧妙地連結在一起,開拓了香港信義會服務工作歷史的新一頁,在我看來確是不可思議的安排。我們三個人,都可說不是受過正規訓練的社工,筆者和鄭教師,只是追隨楊牧師學習了十多個社工課程,便走馬上任。但我們三個人本著一腔熱誠,勇猛無比的衝動,以及神所賜予的信心和愛心,於是便展開了工作。

    七六年的暑假,沙青第一項工作便是裝修,由我負責監工執行。由於當時連圖則也未曾繪好,但又要趕及八月七日開幕,當時的我惟有士急馬行田,邊繒邊做,又要邊學邊做,但在裝修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楊牧師突然宣佈因移民而請辭,在此情況之下,張子元牧師便在八月上任。話雖如此,我們三個人還是不慌不忙地開始計劃工作,結果我們不約而同地認為,中心的工作首先要做到「大鳴大放,先聲奪人」之勢,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的服務工作,以便建立起社區形象。於是我們決定先辦大型攤位遊戲,聯絡當地的堂會和學校參與,豈料反應奇佳,參加單位達二十餘個,而服務群眾多達二千人,成效十分理想。其後,我們繼續著重大型活動的推行和參與地區性的大型社區活動,例如:聯合沙田的社區組織籌辦大型攤位遊戲和辦義工領袖訓練課程等,此外,也曾積極參與無線電台主辦的「瀝源之夜」、康體處所主辦的田徑大會,及社區綜合晚會等。當我們積極推廣和參與這些大型活動,確實獲得好評如潮,也贏得不少民心,為日後發展服務工作奠下良好的基礎。

  5. 要感謝神奇妙的安排

筆者在沙青工作不久,有一位資深的牧師曾對我說:「你們三個人都是獨當一面的人。」這句話耐人尋味,言下之意是要我們分開,還是凝聚在一起呢?我不得而知。但我今日卻知道當時能湊巧在一起而工作,實是神奇妙的安排。蓋張子元牧師畢業時,是有機會到芬蘭差會在元朗所開設的青少年中心工作的,不知怎的卻到道風山去作宗教文化研究工作;鄭教師和我卻在香港信義會之人事凍結的政策之下,神就為我們開了沙青的出路,如此這般,我們三人便緊湊在一起。依我看來,這個組合並非是出於偶然,乃是神奇妙的安排,目的乃是要建立和拓展香港信義會的社會服務工作,這是我倘人從神所體會的最重要信息。

我們三人的組合和沙青得以在沙田成立,我認為也是帶來了一種佔盡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優勢。所謂人和的優勢是有兩面性的,第一是神要我們三人彼此配搭而事奉。據我在沙青工作的體會,張SIR擅於社區聯繫,可謂長袖善舞,常常穿梭於官紳父老之間,為本會服務工作擴大了人事網絡,帶來了日後申辦服務的方便;MISS鄭口才佳,聲音宏亮而動聽,為司儀的最佳人選,因此在惟廣大型的社區活動時,便大派用場,甚獲坊眾和社會人士的賞識;至於我(巫SIR),則專著於大型活動的策劃和推廣,以及小組體育活動的發展,是一位幕後工作的執行者,如此配搭,雖不能說是天衣無縫,但在我看來,卻是神奇妙的安排,以發揮各人不同的恩賜,以建立香港信義會的服務工作。有關人和的另一優勢,要算是沙田區兩間教會(活靈堂及救恩堂)的支持和參與了,舉凡中心有甚麼大型活動,他們必動員會友,傾盡全力參與,這是我不能忘懷的。

至於所謂地利之優勢,就是本會在沙田區建立了不少堂會和學校,其中信義神學院和聖經學院均植根於沙田,更重要的,就是我們在前線服務的那一班人(包括社區服務委員),大都定居沙田,尤其張SIR和我均是土生土長的沙田居民,俗語有云,猛虎不及地頭蟲,難怪我們的服務工作,在當時而言,實有凌駕於其他的社區服務單位,令人刮目相看。

所謂天時之優勢,沙青是首間在沙田開設的服務單位,因此佔了服務工作的先機,加上在政策實施得宜,大家的勸奮努力之下,香港信義會的社會工作,在短短的二十年間,已發展了近三十個服務單位,並非是僥倖和偶然的。這一切的成就必然要歸於我們的父上帝,故在二十週年的感恩分享會中,除了要多謝過去有份開墾工作的人,最重要的,還是感謝上帝為我們開拓了服務人群的空間。

作者:巫玉揆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