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救恩堂的成長

巫玉揆牧師

 

讀史知今, 回顧也可以知今。際茲救恩堂五十週年堂慶,除執筆撰文述說母堂對我幼年養育之恩,孕育之情,還可作一點自我反省和策勵,以便仰瞻前路,作一個常懷感恩的人。

 

我在救恩堂的成長,不是指身體上的,而是靈命上的。總括而言,有如下兩點值得我可以與各位讀者分享和緬懷的。

 

我是在鄉土情中成長

在五十年代末,救恩堂隨著沙田頭新村的逐戶蓋建和本會所興辦的信義小學而誕生,堂址是依附於小學之內, 與毗鄰的沙田頭舊村相隔只是哩許之遙。新、舊兩村的人一旦加入教會,便有若兄弟姊妹,充滿了鄉土情懷,當中有和靄可親的叔伯之輩,也有成熟穩重的中年人,更有朝氣勃勃的青年朋友,以及活潑天真的可愛小孩,大家都因着基督的緣故連結在一起,就活像一個大家庭,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朋友有信,整個家庭都講信修睦,彼此相處得十分融洽,現今回想起來,還有不少溫馨的感覺呈現在眼前。教會這種肢體相交相扶,彼此分甘同味,和諧團結在一起的生活,就是我靈命孕育的基礎了,故當我生命茁壯長大之後,又完成了神學造就的課程,出道牧養群羊之時,同樣地也常懷着鄉土情懷,活出了上帝慈愛的本質。

 

我是在事奉中成長

不少人以為事奉,就是只有那些屬靈功夫深厚的長者或學有所長的會友而設的專有職位。但回顧起來,我的經驗卻不是這樣的。我是在一九六六年信義會青年團契聯會所主辦的夏令會決志信主的,之後,我就大發熱心,深愛教會,並且樂意服侍人群,不單在青年團契中學習怎樣當團契職員,還馬上擔任起主日學老師來,因着要教導孩童,以致需要清早起來,逐戶探訪小孩,領他們返主日學,這種教學的事奉生活,對我而言是十分難以忘懷的。此外,在聖誕節即將來臨之前,我也常常自告奮勇佈置教堂,還需要籌辦聖誕慶祝會,既導且演,忙得不亦樂乎!當慶祝會完畢,報佳音也是必然的項目,在漆黑的鄉村路上邊唱邊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一直到深夜二、三點時份,然後連同三五知己在教會的舞台稍睡片刻,隨即起來參加聖誕祟拜,現在娓娓道來,還有一些甜絲絲的興奮感覺呢!

 

在救恩堂的一段日子,筆者還有兩樣別具意義的事奉,使我十分難忘和畢生受用。事緣於一九六八年九月,我被蒙召進入了信義聖經學院就讀了一年,隨即轉往九龍信義中學就讀中學三年班,在一九七二年進入信義神學院攻讀學位之前,我已經常有機會於主日崇拜中學習講道,亦有甚多機會在團契中學習帶領小組查經,這期間,我對於聖經真理的認知和體驗,實在有頗多啟迪,可謂獲益良多,再加上蒙召獻身之時,所受的種種衝擊和熬煉,使我的靈命大有突破,因而慢慢地茁壯成長。故此,我很真實地體驗到教學相長,這是與靈命的長進是相輔相承的。

 

執筆於此,似乎已到了篇幅之限,謹向我的母堂救恩堂致賀致敬,並祝各位百呎竿頭,更進一步。

 

作者為信義會靈安堂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