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今日作牧養傳道的功夫

巫玉揆牧師

引言

今日香港教會在牧養和佈道事工這兩方面,可以說是進入一個極具挑戰的時刻。因為香港人,隨時隨地都要面對全球經濟忽然帶來的衝擊,再加上本身經濟結構的轉型,以致失業率高企(5.1%)。此外,還有不少社會問題的困擾,例如︰貧富懸殊、人口老化,教育、醫療等的失衡問題,令到市民百上加斤,真有苦不堪言的感覺。再從本地文化現象來看,我們又似已經進入後現代家庭,家庭成員之關係,相當複雜,而離婚率幾近2:1,以致不少破碎家庭出現。再深層地往下看,所謂後現代主義x新一代又相繼出現,他們反抗權威,不相信所謂客觀的真理,也不太理會什麼倫理道德,想做就去做,完全講求自我的感覺去行事為人,我們如何去向他們傳福音,以及牧養新一代的信徒呢?

再宏觀的去看一看整個世界,全球一體化跨國企業所帶來之不公平貿易,因此而衍生之暴力示威接踵而來,去年底在香港舉行的世貿會議就可見一斑了。此外,所謂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又如何能夠平衡社會經濟發展的同時,又不損害生態的環境呢?此種混亂情況之相繼出現,實在難怪這個世界到處都怨氣沖天,市民的心靈面貌早已經失去了關聯,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愈來愈覺得冰冷和隔膜。我們處於這一個彎曲勃謬的世代,當怎樣作牧養傳道的功夫呢?我沒有什麼心靈妙策,只想摘錄兩段經文(帖前2:1-12,約15:1-8),提醒我們該當如何謹守崗位,去作傳道牧養的功夫。

(一). 在牧養的功夫上(帖前2:1-12)

A. 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

怎樣去牧養會友?保羅曾教導說︰「只在你們中間存心溫柔,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帖前2:7)其實,保羅的意思是要我們去學習母親的溫柔,那麼,我們究竟要怎樣去體會溫柔這兩個字的含義呢?一般而言,我們多從對方柔和的語氣和體態來斷定她是不是一個溫柔的母親或女子。我認為這是很對的。過去幾千年,父權當道,語帶權威,面容肅穆,所謂棒頭出孝子,這是中國人父親的一般形象。而一般母親,語氣帶點慈祥,兼且溫柔體貼,故深得孩子親近。難怪踏入廿一世紀的大型教牧研討會議上,曾有講員謂,踏入新世紀的教牧領袖,必須具有母親的謙柔,才能更順應教會的牧養事工和需要,這是我深深認同的,而事實上,保羅也是這般的教導我們。

溫柔的體態似乎是給人一個柔弱的感覺,但有關母親的溫柔,其實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詮釋。須知道,母親是十分疼愛自己的兒女,當子女遇到危難時,其所發揮的能力,往往是超乎她平常的一般能力的。正如保羅所說︰「我們既是這樣愛你們,不但願意將上帝的福音給你們,連自己的性命也願意給你們,因你們是我們所疼愛的。」(帖前2:8)所以,母親的溫柔,不一定是懦弱的,相反來講,她面對所愛的兒女,她可以隨時犧牲性命來保護自己的兒女。曾經有人這樣解釋溫柔,「就是該發義怒時,就應該發義怒,不該發的時候,就不要發」,這才是溫柔的真正含義,是耶非耶,就看你怎樣領受了。但我就覺得這種解釋也頗合理。

今日作為男性牧者的我,孔武有力保護的特質,理應不缺的,但溫柔、體貼,細微一些去了解會友,與羊群交往,似乎仍有虧缺,故我似乎還需要多些去學習的。如果我這樣做,深信面對生活有難處的會友,他們必定會投入我的懷抱,並且可以在我的身上,再透過神話語的安慰,重新得力,以應萬變的世代。

B. 好像父親待自己的兒女一樣

保羅明言,他作為父親的,其行為榜樣已經做到無可指摘了,然而,這種無可指摘,特別是指聖潔和公義方面的,這並不是指他的日常生活一點疏忽都沒有。保羅也同時提醒我們,當我們牧養群羊之時,就要好像父親的心腸去勸勉會友、安慰會友,囑咐會友,叫他們行事對得起那召你們進他國得他榮耀的上帝。

(二). 在佈道的功夫上(約15:1-8)

近年來,有不少基督教論壇報所發表的文章,都表達了香港教會的事工策略愈來愈功近利,只是想到教會的人數增長和植堂事工的增長,似乎忽略了社會公義和民生的關懷行動。我不完全否定這種看法,也承認教會應行公義,好憐憫,在社會應盡力作鹽作光。但佈道的大使命也是耶穌升天前的命令,不可忽略,問題是,我們應如何平衡兩者的工作而已,而不是單指摘教會的急功近利。捫心自問,香港教會的佈道事工是否做得很出色?事實上很多信徒都是未曾嘗試結有福音的果子的,仍是一位不育的妻子呢!我很大膽地說,這其中亦可能會包括教牧同工和長執門呢!

從約15章1-8節經文中,我們可以看到有關佈道事工有兩個很重要的信息啟迪,欲與各位共勉︰

A. 枝子結果子是自然的,所以教會的增長也是很自然的。不要單批評教會急功近利。

B. 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約15:4)。耶穌續說︰「常在我堶悸滿A我也常在他堶情A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什麼。」可見無論是過去的佈道模式,或是今日的佈道模式也好,其成敗得失,不在方法之上,主要的是,枝子是否連結在葡萄樹上。所以,我們應堅持如下的一些信念︰「不在乎今日的世界變成怎麼樣,人的道德思維變成怎麼樣,關鍵是在於我們是不是常常連於耶穌基督,吸取祂給我們生命的養料,以及相信福音的大能,否則祂就修剪我們,扔在火媬N掉」。

結束時,我想再應用僕的著作『康樂佈道』一書,提出三個非常之重要信念──(1.) 要深信福音的大能;(2.) 努力耕耘;(3.) 生長卻是耶和華。我們若有這三種信念,則不管任何環境的順逆,都會轉變為福音的新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