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下半場──我在職場上的感召

蘇明波弟兄


人生路上已踏入40有幾的階段,有一位善解人意的太太及一對活潑可愛的小寶貝,一切滿以為可安頓下來,只要專心做好手上的工作,便能“養尊處優”,安然渡過男人40的中年生涯,誰不知上帝給我的一個感召(vocation),使我學習全然的順服,將主權完全交給上帝,並毅然放下已投入20多年的社會服務工作,立志將餘下10至15年的人生下半場,為結合(integrate)福音,服侍和輔導工作付上一點的綿力。

已從事社會服務及輔導工作20多年的我,一向均認定此乃本人畢生的工作生涯(career),既可服務群眾(尤其是社會上的弱勢社群),又帶給我對生命不少的反省和體驗。從以往在青少年中心,到今天的家庭輔導都使我在其中取得極豐富的收穫,能夠與他們(指服務使用者)在生命上成為同行者的一份子,其實是我的福氣。眾所周知,社福界近年面對翻天覆地的巨浪,已經給前線社工或機構管理層透不過氣來,究竟有何招數能保持專業服務,為受助人提供合適的援助,皆是眾北斗星的共同理想。確實要在這個年代,持守信念,原則,為人民服務,確實不容易。筆者也是眾星的一員,近年,更被迫安排退守二線,主力扶助和督導新星接棒,故前線工作只能兼任一二,幸而據理力爭,才能有份在前線上參與,不致被列為“老”前輩(甚或老餅一族!)可知道嗎?有20年多的“功力”,加上專業的知識和才能,可以說,再難的關卡,對筆者來說,也該可應付得來,能站在這個安舒區(Comfort Zone)該是不錯了,又何需再外出“闖世界”?然而,上帝的召命一出,作祂的子民還能逃到哪裡?

神話語的印證
我相信神要用一個人,必定有祂的計劃和心意,在過去兩三個月,祂的話語便從講壇上三次的進入我內心的深處,第一位講員(徐展明弟兄)引述耶穌帶著門徒上山,而提出搭三座棚(可參照太17:1-13)從人的角度,能有安舒的生活都是大家所想所求的。然而,耶穌給我們的榜樣卻是要下山去,為要成全天父的旨意,我心內一沉,我會是只停留在自己的安舒區而忽略了身旁的人群嗎?第二位講員(張振華牧師)笑著說,你已坐在這個座位十年,二十年,還不為福音的原故,出去為主作點工嗎?我內心再想︰我已為社群服務了20多年,該可以有個交代呢?還是,我要放下自己的主見,聽命於上帝。第三個講員(香建明牧師)他提出為主事奉該要考慮什麼?是才幹嗎?時間嗎……我內心浮現的是︰神的召命(vocation)這也完全與香牧師的主旨相當配合,感謝主的安排,也多謝三位神的使者,是你們給我逐步清楚神的心意。作為祂的僕人,我只能放下己見,專心降服祂,也不敢像約拿作逃兵了。

肢體守望及正面回應
此外,我也得到數位肢體及戰友(說為天使可能更合適)的指點指點,看看他們的高見,奇妙的是,他們的回應並非在理性或頭腦上的分析和計算,而是進一步強化和提醒要專一尋求和確定神的心意和召命,試想,人已過40,在這個年頭才轉工,一切又要從頭開始,問你點頂?曾有一位戰友指出,「留在現職,你只會靠一己的力量,相信轉向這份具挑戰性的新任務,必定促使你更加每天親近神,吸取力量,服侍祂。」能享有這個福氣我豈敢掉頭?
神的預備︰上等的祝福

只有少數的友好知道我在2007年9月重投學院生活,在建道神學院攻讀一個家庭輔導的碩士課程,此課程乃是特別集中探索如何結合信仰、輔導和個人成長三大元素,現在看起來,可不是神預先為我安排(因當時在眾多的考生中,只有我一位社工能進入此課程),心內並未有因此而自傲,反而更叫自己以謙卑的態度,被神陶造。好使我在新的職場上成為神的器皿。

平靜心態迎工場
畢竟要決定放下20多年的心血,難免會出現離情之傷感,我還得要學習與多年共事的戰友say Good-bye。然而,常言道聚散有時,明白和接受了這個召命,我的情懷反而變得平靜和安穩,好讓自己能迎接一個新的工場。
我的禱文︰

天父,多謝你開啟我,使我明白和能準確地回應你的召命,在往後的日子,求?加添我依靠?的信心,成為你合用的器皿,阿門!

作者為信義會靈安堂會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