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嚐苦痛

許笑云教師

時光荏苒,筆者在鴻恩堂事奉整整已經有四個年頭了;期間,我充滿喜悅地實踐一位傳道者的召命。在神學院受訓時,我根據馬丁路得的小問答來認知有關牧師 (即傳道者) 的召命:「牧師是代表主耶穌基督和照祂的命令行事的。」我想這是包括正確的宣講聖道,以及正確地施行聖禮。更進一步說,從牧師這個特殊召命當中,應該清楚地發揮著「上帝面譜」的功能。

 

每當我想到自己的出現就如耶穌基督的臨在之時,便會戰戰兢兢地完成我的召命,為的是叫信徒或未信者能透過牧者的出現而看到耶穌。事實上,上帝不單叫我藉服侍眾人來傳揚基督的愛;與此同時,上帝叫我最深刻的體會就是「分嚐別人的痛苦」,原來祂竟然讓我藉著這項工作來陶造信徒的靈命。

 

在筆者事奉的過程裡,我會遇到有:孕婦所誕下的奇妙小生命、對愛情難捨難離的青少年人、被工作壓力燃燒耗盡的中年弟兄姊妹、被病魔纏繞的長者;此外,我亦嚐過從人間婚、喪之禮所引發出的悲、喜之情,也眼見不少家庭悲劇一幕幕地上演,現在娓娓道來,仍留有不少唏噓和感嘆!在筆者執筆期間,我心仍惦念著在產房待產的姊妹,以及等到心急如焚的弟兄。總的來說,上帝所給我的召命,就是要與弟兄姊妹同行,並在這危機處處的天國之路程中,讓人可以透過我這位牧者的身份,看見上帝的面譜在我身上展現出來。

 

這種「分嚐別人痛苦」的職事,我知道並不是牧者所獨有的,其實你也可以實踐這個召命;皆因我們每個人都有祭司的職份,並且在現今這個彎曲悖謬的世代之中,尤其需要這種「分嚐別人痛苦」的安慰。當我們與弟兄姊妹交往之時,我們聆聽他們的故事、同感他們的感覺,讓他們知道在世界上,還是有人會明白他的處境、體諒他的無奈,分享他的喜悅,這就足夠了,其餘的事就留待上帝作工吧!這樣,上帝的面譜豈不是一一呈現在我們的臉上,活現在我們的生活之中!

 

其實,主耶穌道成肉身之時,早已親嚐人間痛苦的經歷。耶穌被掛在十字架之時,太廿七34記載:「兵丁拿苦膽調和的酒給耶穌喝。他嘗了,就不肯喝。」而可十五23又記:「拿沒藥調和的酒給耶穌,他卻不受。」其實,「苦膽」和「沒藥」有痳痺作用,可以減少痛苦。祂為何不喝?司徒華先生在明報副刊中曾談及這事,他說:「耶穌不喝那酒,就是要親歷深深感受那大痛楚,清楚地聽到那些辱罵、戲弄、譏誚等等。這樣,祂才會更深地體會得到,人世間的痛楚、苦難、醜惡、罪過、可悲憫和可咒詛,以及上帝為什麼差遣祂到世間來。」

 

儘管我們經常讀經禱告,也不斷聚會,但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的痛苦經歷,對於我們這廿一世紀的香港信徒來說,實際上有遙不可及之感。但是,原來只要你願意聆聽別人的故事,願意進入別人的生命當中,並以耶穌在十字架的精神,去直面、正視、親歷;又不迴避、不指責,溫文爾雅地去進入別人的處境裡,你就是履行著耶穌基督的十架精神了。

 

總括而言:「有誰能不走進苦難,卻能帶走苦難的呢?」感謝主,倘若沒有基督從死裡復活的得勝經歷,我們就沒有力量去分嚐別人的痛苦,現在因著基督的得勝與榮耀,我們就肯定上帝是救贖者,復和者和聖化者。而我們這些過著成聖生活的基督徒,在人生的旅程中,大家都要經過彼此的寬恕,互相接納,再被基督深切的醫治,就能達致成長和完全了。就正如雅各書一章4節下所說:「….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

作者為鴻恩堂傳道教師